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

更新時間:2019-11-19 13:50:30

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 已完結

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上弦月下 分類:言情 主角:謝知禮,傅卿

主角是謝知禮傅卿的言情小說首輔大人是個妻管嚴最新章節閱讀全文免費閱讀傅卿到的時候,林氏正在繡花,她見到傅卿,十分高興,招手示意她坐過去。...。由123小說網為大家帶來。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被關祠堂,又累又餓,沒錯。

前一刻惡婦帶了只烤雞進來,也沒錯。

可……

謝知禮看著他爹用看親閨女的眼神看著女魔頭,語氣前所未有的溫和,“不,你沒錯,錯的是這個不孝子。”

傅卿微微低頭,似是被夸獎了害羞。

謝富甲滿意地看著這個兒媳婦兒,先前他也覺得傅卿的皮實在太黑了,和日間都在地里的老農戶一樣,但人不可貌相,兒媳雖又丑又黑,可心善啊!

像兒子這般不著調,她卻仍捧著一片真心!

謝富甲越是滿意傅卿,對謝知禮就越是不滿,明明都娶了媳婦兒了,還往窯子跑,甚至和那幾個狐朋狗友一道想出這種損人的法子,管祠堂都算輕的了!

他轉向謝知禮,后者滿臉不忿,還想反駁,光是看著這幅不著調又不知錯的模樣,他的怒氣就蹭蹭的上漲,也不用醞釀,他臉色驟變,帶著極大的怒氣,“你這個不孝子!你媳婦擔憂你受餓,巴巴地給你送烤雞……”

謝知禮大呼冤枉,“我又沒吃!”

他不敢看傅卿,只能眼巴巴望著親爹。

這幅樣子,落在謝富甲眼里,卻是覺得他做賊心虛,故意甩鍋。

“你!你沒吃!”謝富甲看著旁邊的空盤子,只有空氣里彌漫的別樣的滋味,死不認賬!

見謝知禮鼓著腮幫子,一點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他氣的不行,“你就給我呆在祠堂,誰都不準給他飯吃!直到他認錯為止!”

他帶著下人魚貫而出,祠堂一下子變得安靜。

傅卿還站在原地,居高臨下的看著謝知禮,謝老爺在離開前,重新讓人把他綁了,畢竟以前他有越窗逃跑前科。

謝知禮瞪著她,“你滿意了?”害他被關祠堂,又被親爹罵。

傅卿搖搖頭,走近他。

因為逆著光,謝知禮看不清她的臉,只能感覺到她的眼睛好像在發光。眼看她靠過來,謝知禮忍不住往后爬了兩步。

傅卿就停在兩步遠的地方,勾起嘴角,“相公,可別忘記自己的承諾。”

承諾?什么承諾?

謝知禮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在單方面挨打前,他說過只要傅卿打贏自己就不會再提起休妻的事情!

“你做夢!我是不會屈服的!”他憤然吼道。

傅卿微微皺眉,謝知禮的性子比她想的更倔,不過……也好。

身弱沒學問,要是連性子都是軟綿綿的,那多沒意思。

“相公,你可以真會說笑,今個兒就先這樣,明日我再來探望相公。”

“誰讓你來探望……”

傅卿沒理他,徑直離開。

謝知禮看著她的背影,不由自主咬牙,要跟這個女魔頭過一輩子,他還會有命在嗎!

為了安穩的幸福人生,他絕對不會屈服!

傅卿關上祠堂的門,還檢查了一遍,身后忽然傳來腳步聲。

她暗自提高警惕,手放在門上不動,實則已經發力。

“好孩子,”謝富甲帶著笑意的聲音從背后傳來,“知禮的性子讓你受累了,也是自小被我們寵壞了。”

傅卿松開放在門上的手,轉身,謝富甲在后頭笑眼瞇瞇,連眼睛都快看不見了。

是了,這不是在江湖。

謝家只有一干手無縛雞之力的老弱殘。

她輕聲喊道,“爹。”

他響亮的應聲,越看傅卿越是覺得滿意,對兒子又好,性子柔和,做事情還仔細,方才她檢查門鎖的樣子,他都看在眼里。

“你也別太心疼那個混小子,往后他有任何的問題,你盡管來告訴我們,我和你娘都是站在你這邊的,保準不饒他!”謝富甲說道,又從袖子里掏出兩張銀票,“這是知禮這個月的零用,你已經是我謝家的人,自然也是有的。”

傅卿接過銀票,脆生生的應聲。

謝富甲笑瞇瞇的轉身回自己的院子。

傅卿站在原地沒動,一直到眼里沒了謝富甲的背影。

她自幼便是魔教圣女,無父無母,江湖里無不有她的傳說,甚至能治小兒夜哭,從沒有感受過長輩的體貼關懷,謝家當家的兩人雖然體弱,卻有一種別樣的親和力。

她看了看手里的銀票,還是兩百兩。

“叮!”

“鼓勵金已發放,共兩百兩,請接收。”

神秘的聲音突然出現,把她的思緒從過往的記憶里拉回現實。

她面無表情的放好銀票,她怎么忘記了,還有一個神秘的人在自己周圍,那是千萬不能放松警惕的。

傅卿獨自走回院子,青柳已經備好晚飯,兩菜一湯,都是些家常菜,做飯的廚子在謝家做了多年,手藝早就定了,做點家常菜還可以,但也不能和魔教的大廚相比,她吃了兩口就沒再動,讓青柳撤下去給其他人分了,倒是飯后的水果,她吃了不少。

飯后,傅卿就拿出話本子來看,這還是從謝知禮書房里拿來的,也是翻頁翻的最多的一本,側面裝訂用的線都斷了,里邊的書頁搖搖欲墜,稍微大力點就會掉下來。

在書房時,她粗略翻看過,只知道講的是江湖武俠的故事。作為真正的江湖中人,傅卿本以為話本只是套了個武俠的殼來講述情情愛愛的故事,沒想到看了以后連她都陷進去了。

話本講述了孤女自幼摸爬打滾,有極高的武學天賦,融合各家武學所長,成為一代女俠的故事,概括起來很老套,但寫這個話本的人卻十分厲害,很多細節還原的很真實,而話本的主角更是干脆利落的性子,做事從不拖泥帶水,有仇當場就報,最后她金盆洗手,退隱于市,救了個有錢人家的公子哥,對方只當她是柔弱女子,用心呵護,明明武功不行,還愿意擋在她身前,最終贏得美人歸。

尋常的話本到結尾總是兩人成親幸福美滿的生活,但這本卻不走尋常路,傅卿一直看到凌晨,結尾處卻寫了個未完的標志,大概是想寫成親后的日子,尤其是那位俠女還未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居然還沒有寫完!

傅卿當年做圣女的時候,閑暇時光也喜歡看些話本子,卻是在看到沒寫完的話本時,還會將作者抓過來押著他寫完,此時卻沒有這樣的條件。

她的心里跟貓抓似的,以至于漫漫長夜又將話本看了一遍,直到察覺青柳進來喊她前才故意裝睡,免得被青柳嘮叨,只是她的內力不如以往,一夜未合眼,眼睛都腫了,眼下更是青黑一片。

傅卿照鏡子時也被嚇了一跳,幸好青柳沒有拆穿。她卻不知道青柳嘴上不說,心里卻很是心疼,以為她是因為謝知禮的冷落整夜未睡,還要裝得像個沒事人似的。

傅卿換了身水湖藍的衣服,也懶得挑衣服了,反正她現在膚色黝黑,穿什么都很丑,而原身的嫁妝總共就幾個破箱子,連件舊衣服都沒有,所有的衣服首飾全是林氏備好的,對方估摸也沒料到傅卿的膚色,全是往年輕小姑娘喜歡的顏色準備的,都是以跳色為主,沒一件深色的衣服。

她帶著青柳直奔林氏院子。

要說也是多虧了以往看的話本子,不然她肯定不知道成親后每日還要給公婆請安。

傅卿到的時候,林氏正在繡花,她見到傅卿,十分高興,招手示意她坐過去。

林氏注意到她眼下青黑,心里嘆息,換做是自己,要是老爺對她這般嫌棄,恐怕也是不能睡好覺,這么一想,她就更加心疼了,“卿卿,你在這里可還習慣?”

卿卿……

傅卿沉默,林氏這名字念的她很是不適應。

但她的反應,反而讓林氏誤會了,后者仔仔細細地問了她生活起居,又囑咐道,“要是有哪個不長眼的輕慢你,你就告訴我。”

林氏管家多年,哪兒能不知道家里的深淺,哪怕家風再清明,也不乏那種背主的下人,尤其傅卿還是農家女,更容易被人看不起。

“娘,”傅卿回過神,努力忽視林氏對自己的稱呼,“娘你放心,你們待我這般好,我又怎么會受委屈?”

林氏輕輕拍了拍她的手,“那就好,回頭缺了什么,只管吩咐青柳。”

傅卿點頭,她平時就喜好練功打拳,再看些話本子,偶爾下下廚,還真沒別的愛好,哪怕是剛來謝家,她整日在房間里也不會覺得沒事做。

這般乖巧的模樣,林氏都看在眼里,只當她初來乍到,做了他們家的媳婦兒,還比較拘謹,想著管家的事情就先緩一緩,免得她手足無措。

又覺得傅卿恐怕還不識字,先得安排個女先生,不然日后管家了,容易被底下的人哄騙。

林氏心里頭盤算著,另一邊又有別的管事過來匯報事情,林氏也不得閑,傅卿坐了一會兒就回去了,走到一半,她又折回去,準確去祠堂看看謝知禮。

青柳只當她顧念少爺,忙問要不要偷偷帶點吃的,在畏難之際,解救少爺的肚子,很是能博得好感,更何況,青柳先前還沒看清少奶奶的模樣,這兩天看下來,只覺得越看越順眼,除了皮膚黑了點,再沒別的可挑剔了。

傅卿腳下一頓,她還真沒想到這茬。

她收回腳步,“走,先去廚房看看。”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熱血爽文小說
  3. 宮闈宅斗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