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眷戀你給的溫暖

更新時間:2019-11-14 14:56:37

眷戀你給的溫暖 連載中

眷戀你給的溫暖

來源:微閱云 作者:星小河 分類:言情 主角:霍欽衍,南慕瓷

完結小說《眷戀你給的溫暖》由星小河最新寫的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霍欽衍南慕瓷,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南秉懷越說臉色越扭曲,彎腰一把揪住南慕瓷的頭發,將她一路拖到門口,抬手指著不遠處空蕩蕩的葬禮現場,咬牙切齒道。.........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四季如春的南城,罕見地迎來一場大雪。

  南慕瓷靜靜地站在南家大門外,雪花落了一身。

  單薄的大衣濕噠噠貼在身上,襯著她纖細修長的身材。滿頭烏黑的長發被不斷鉆進的雪花打濕,緊緊地貼在那張未施粉黛的素凈臉上。

  冰天雪地里,從早上到現在,也不知站了多久。

  直到四肢被凍得僵硬生疼,她才痛苦地挪了挪腳。

  “南慕瓷,你馬上給我滾!”

  尖銳冷漠的聲音陡然響起,南慕瓷的二叔南秉懷鐵青著臉色沖出來,一把將南慕瓷狠狠推倒在雪地里。

  “五年前你就被南家除名逐出家門,如今還敢這么明目張膽地來你奶奶的葬禮,我看你是活膩了!”

  南秉懷越說臉色越扭曲,彎腰一把揪住南慕瓷的頭發,將她一路拖到門口,抬手指著不遠處空蕩蕩的葬禮現場,咬牙切齒道。

  “給我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這么大的送葬場面,整個偌大的南城,甚至是南家的親人朋友一個都沒來。那都是因為有你在。他們怕被你牽連,被你害死!所有人都在看霍欽衍的臉色,他不松口,誰也不敢來!”

  霍欽衍是誰?南都城第一世家第三子,霍氏名的接班人。在南都,霍欽衍哪怕一個不樂意的眼神,整個南都城的人都得屏住呼吸。

  南慕瓷忍著痛,抬眼看著自己二叔那張極度猙獰的面孔,微微握緊了拳頭,輕聲說。

  “二叔,你的葬禮是為自己的顏面,不是為奶奶辦的。”

  她拆穿南秉懷孝子的形象,定定地看向南秉懷,似乎用了很大力氣才說出那句話。

  “您把奶奶的骨灰和我的孩子給我,我馬上就走。”

  南秉懷臉色微怔,手一松,南慕瓷整個人重重地摔進雪地里。

  好疼。

  “想要孩子?你做夢!五年了,那老東西把那小雜.種藏著養著這么久,如今她好不容易死了,你以為我會讓你把這顆定時炸彈帶走?你這么坑害南家,我今天就先弄死你!”

  南秉懷猩紅著眼,抬腳撲過來就去掐她的脖子。

  嘀——

  響亮的汽車喇叭聲驟然響了起來。

  白茫茫的雪地里,一輛線條流暢車身炫目黑色賓利呼嘯而來。近了大門,也絲毫沒有要停下的意思,車速不減地朝著兩個人直直撲了過來。

  眼看著要撞上來,身邊的南秉懷一把扯過南慕瓷,直接將她推了出去。

  “啊......”

  又是一聲尖銳的剎車聲,車子在距離南慕瓷幾厘米的地方生生停了下來。

  她猝不及防,整個人直直地撲倒在車前。

  車門打開,駕駛座上的助理打開車門下來,面無表情地路過南慕瓷,仿佛剛才的事不曾發生過一般直接拉開了另一側的車門。

  “霍少。”

  南慕瓷驚得猛地抬頭,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時,瞬間一臉慘白。

  依然是記憶里豐神俊朗的輪廓,高大挺拔,白衣黑褲,黑色大衣的衣領立著。那張輪廓分明,矜貴冷漠的臉,越看,越覺得凌厲得如同一把劍,刺得眼睛陣陣發疼。

  霍欽衍。

  五年了,他終于回來了。

  可四目相對的一瞬間,男人清冷的眼底無波無瀾,臉色平靜的如同這一地雪花。

  只是一瞬間,就移開視線,淡漠的如同陌生人。

  “霍少。”

  南秉懷一見霍欽衍,嚇得腿都軟了,推開南慕瓷沖到霍欽衍跟前,點頭哈腰地恭維著。

  “真是沒想到,您剛回國,就能來參加家母的葬禮,南某實在是感激萬分。”

  南秉懷知道霍欽衍的忌諱,說著說著,急忙抬手指著身后得南慕瓷,急急忙忙地開口解釋。

  “霍少您放心,這個人五年前就被南家除名,早就不是南家人了。誰知道這丫頭也不知從哪兒知道老太太過世的消息,一早就來了,站在外頭死活不肯走。您放心,我這就趕她走。”

  南慕瓷靜靜地站著,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臉上,越發襯得那張臉慘白無血。

  霍欽衍腳步一轉,高大的身體掠起一地雪花,面無表情地從南慕瓷身邊經過。像是認同了南秉懷的說法,進了門,卻又腳步一頓,沉沉地開了口。

  “解除關系,血源終究是不能改變的,送亡者上路,是她的權利。”

  一句話,讓南慕瓷和南秉懷同時詫異地抬頭看向他,前者一臉驚喜,后者一臉震驚。

  要知道,五年前差點把南家連根拔起沒入絕境,逼得她被家譜除名被整個家族唾棄的人,明明是他......

  可下一秒,這個她用盡整個青春時光,拼了命深愛的男人,卻一句話把她打入了地獄。

  “可作為晚輩,來悼念長輩,就只是這么站著,是不是太沒誠意了?”

  說完,抬腳就往里頭走。

  南慕瓷瞬間紅了眼。

  “聽到了嗎?”

  南秉懷兜頭一個巴掌狠狠地甩在南慕瓷的臉上,眼睛像是刀子一般在她身上刮過。

  “給我滾到外邊老老實實跪著,什么時候葬禮結束什么時候起來!”

  話音落,角落里立馬竄出幾個男人,上前一把抓住男人南慕瓷的胳膊,抬腳朝著她的膝蓋上狠狠地踹了過去。

  “撲通”一聲,她的膝蓋受到重創,重重地撞在雪地里。

  那人按著她的頭,對著靈堂的方向重重地砸在雪地上。

  咚,咚,咚。

  每一下,都發出沉悶的聲響,在寂靜的雪地里格外刺耳。

  霍欽衍的到來,仿佛一下子解除了某種禁忌,整個南都城和南老夫人生前有來往的人相繼到來,各色各樣的車子,圍得整個南家水泄不通。

  南慕瓷就這樣一直跪在雪地里,每次有人來,那些人就按住她的頭,對著來人磕頭。

  她的頭磕破了,一股股的鮮血緩緩地流出來,凝固在那張毫無血色的臉上。膝蓋被凍得仿佛沒了知覺,源源不斷的冷意鉆進身體里,讓她忍不住一陣陣發著顫。

  天色漸晚,紛紛揚揚的大雪幾乎覆蓋了她的半邊身體。

  南慕瓷感覺自己就要被凍死疼死了,意識開始不受控制,開始慢慢從身體里抽離。

  模模糊糊的視線里,她仿佛看到一抹傾長高大的身影從大廳里緩步走了出來,正朝著她的方向走過來。

  一睜眼,看到的卻是二叔南秉懷。

  “怎么,是不是很失望?你都快要死了,霍欽衍怎么還不來救你?”

  南秉懷揪住她的頭發逼她仰起臉,嘴角勾著一抹詭異可怕的弧度。

  “我的傻侄女,比起得到霍欽衍的原諒讓他正眼看你,不如想想如何找到你的那個小雜.種更實際。不是想要孩子嗎?二叔給你一個機會,事情做好了,我就告訴你。”

  南慕瓷猛地抬頭看向南秉懷,灰暗死寂的眸子里簇然跳動起一絲希冀的火光。

  “什么?”

  南秉懷不懷好意地邪笑一聲,微微側過身體指向從大廳里正往外走的幾個中年男人,壓低聲音對她說。

  “看到沒?這是幾個和南氏有大合作的老總,今晚我在海上設了答謝宴。你聽話,只要幫我把這幾個人給伺候好了,我就......”

  話沒說完,就聽到了南慕瓷的尖叫聲。

  “南秉懷!”

  南慕瓷氣紅了眼睛,渾身發抖地指著南秉懷,眼底盤旋著猛烈的熱意,“今天是奶奶的葬禮,她老人家剛去,你居然.....”

  南慕瓷的心一路急速往下沉,她猛地伸手推開南秉懷,雙手掙扎著撐在地上艱難地爬起來。跌跌撞撞地還沒往前走兩步,那些手下立刻撲了上來,直接按住了她。

  南慕瓷拼命地撲騰著雙手雙腳,奈何腿上沒了知覺,手上更是沒了力氣。

  “南秉懷你瘋了,我是你侄女!”

  南秉懷冷冷地笑了笑,惡狠狠地磨了磨牙。

  “那老不死的早就該死了,我忍她夠久了。至于你,這事兒今晚你同不同意都得做!”

  大門內傳來皮鞋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腳步聲,霍欽衍高大的身材逆著光慢慢地走了出來,臉上的表情隱匿在暗影里,模糊得看不真切。

  但就在他出來的一瞬間,南慕瓷幾乎是本能地朝著他用力撲了過來,抬手死死地抓住了他大衣的下擺。

  “霍欽衍。”她整個人都在抖,祈求的聲音里纏著明顯的哭腔,“能不能帶我走......”

  男人的腳步停了下來,那張高貴冷漠的臉終于慢慢轉過來,暗沉陰冷的視線慢慢地落在她的身上,只有冷冷的兩個字。

  “放手。”

  “求你了,我不留在這兒。你知不知道,我們還有個......”

  “南慕瓷!”

  南秉懷一瞬間臉色突變,意識到南慕瓷想說什么,幾步竄上前,抬手甩了南慕瓷一個響亮的巴掌。

  “霍少讓你放手,你聽不見?”

  他提著南慕瓷的領子將她拎起來,附身在她耳邊咬牙切齒地警告道。

  “你敢告訴他孩子的事,我就讓那個小雜.種給整個南家陪葬!”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虐戀小說
  3. 現代長篇言情
  4. 都市重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