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靈異> 尋兇

更新時間:2019-11-04 17:49:08

尋兇 已完結

尋兇

來源:快閱小說 作者:騎鯨長蘇 分類:靈異 主角:谷青,孫迪

《尋兇》小說是作者騎鯨長蘇最新寫的一本靈異類型的小說,主要講述了:故事講的是一個讀警校的大學生,發現爺爺的死因不正常,開始對他的親人進行排查,但中途卻不斷的有人被害,而且被害的人看上去都是被鬼殺死的。但主角篤信科學,最終用自己所學的刑偵知識和自己的聰明尋找到了那個誰也想不到的真兇。書中有人性的惡,也有人性的善,但其實核心只有兩個字,因果。。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在馬慧娟的心里,谷老二那詭異的死法肯定是老爺子做的,除了鬼怪,誰能讓谷老二吊在那么高的地方?

“二媽,我來你家是要通知你,二伯的死亡報告已經出來了,是自殺,派出所讓你去領尸體,行了,我走了。”

對于這種人谷青真不愿意跟她多說什么,轉身行出二伯家的門,谷青抬頭望天,感覺心里好像被什么東西給堵住了。

這時一陣涼風吹過,谷青的腦子清醒了許多,雖然谷老二兩口子可氣,但自己不應該被代入進去。

自己應該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看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谷老二的死不可能是爺爺的杰作,這一點谷青很清楚,既然不是爺爺,那么會是誰呢?

仔細的想了想,谷青漸漸有了些頭緒,其實這事情一點都不復雜,谷老二因為利益而毆打爺爺,恐怕這便是他死的原因。

一定是當時有人看到谷老二毆打了爺爺,所以才有了今天的兇案,可此事距離現在有將近三個月,兇手倒是真能隱忍,等了這么長時間才殺人,恐怕那個兇手預謀了很長時間。

雖然尸檢的結果已經出來了,但谷青依舊篤定谷老二是他殺。

如果谷老二是因為毆打了爺爺而被人所殺,那為什么馬慧娟沒事,難道兇手放過她了?又或者兇手會擇日行兇,再把馬慧娟給結果掉?

回頭朝二伯家看了一眼,谷青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馬慧娟,不過從她剛才那副狀態來看,不用告訴她也會加強防范,所以谷青也就沒再停留,徑直朝谷倉而去。

線索到馬慧娟這里又斷了,她根本就沒有提供什么有利的信息。

谷老二是被他殺,那現場一定會留下什么痕跡,或許只是沒有發現而已。

“青子,有什么線索了嗎?”

路過大伯家門口的時候,谷青被谷老大給叫住了,其實谷青對這位大伯也不怎么感冒,從小到大,他都沒有給過谷青什么好臉色。

輕輕搖頭,谷青示意沒什么進展,嘆了口氣,谷老大說道:“唉,沒想到老二會死,爹也真的是,教訓一下也就是了嗎,干嘛要他的命?”

聽谷老大這話的意思,他也相信這件事是谷巖做的,可是谷老大感覺他說這番話好似是將矛頭往爺爺的身上引,難道二伯的死跟他也有關?

如果說殺人動機的話,谷老大也有,一是因為聽風瓶,二就是谷老大認定爺爺的尸體是被二伯給偷走的。

瞇起眼睛,谷青看著谷老大,感覺到谷青的目光,谷老大皺了皺眉,說道:“青子,你這么看著我干什么?你不會以為你二伯是被我殺的吧?”

有句話叫做賊心虛,此時谷老大的模樣很符合這句成語。

“我知道你是在警校上學的,將來會當警察,但你也不用看誰都像是殺人犯吧?是,我跟你二伯不對口,但我們畢竟是親兄弟,再怎么樣我也不會殺了他。

殺人是要償命的,況且就你二伯那死法,我可沒那個本事把他弄到那么高的地方,除了你爺爺,我想任何人都辦不到。”

這句倒是實話,谷青相信大伯沒有本事把二伯掛到那么高的房梁上,而且還把現場處理的如此干凈。

其實有殺人動機的不止谷老大一個,但凡是涉及到聽風瓶的人都有這個嫌疑,也就是說谷青的叔伯和兩個姑姑都有殺谷老二的可能。

但嫌疑最大的還是谷老大,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和谷老二的沖突要比別人大,如果沒猜錯的話,聽風瓶應該是在谷老大這里呢,既然那東西在他這,谷老二肯定要找他的麻煩。

“大伯,爺爺留下的聽風瓶是不是在你這?”

盯著谷老大看了一會兒,谷青問道,聽到聽風瓶三個字,谷老大的臉上現出一絲防備的神色,不過卻說:

“什么聽風瓶,青子你在說什么啊?”

很明顯他是怕谷青也來爭這東西,之前谷宏曾經對他說過,谷家人的爭端貌似是因為那個聽風瓶。

也就是說谷宏對聽風瓶的事情根本就不了解,而其他人也沒打算告訴他,把他給排擠到外面了。

“放心大伯,我和我爸對那東西都沒什么興趣,雖然我家窮,可我和我爸也不會貪圖那玩意。

我只是覺得那東西是個禍害,勸你還是趕緊弄出去,當然你得把利益分配均勻,要不然還得鬧起來。”

其實谷青打骨子里看不起谷老大,他雖然不像谷老二那樣愛財如命,為了錢什么手段都使,但缺德的事兒也沒少干。

爺爺的尸體失蹤好幾天了,但這家伙卻不提聽風瓶的事情,顯然是想要據為己有,只不過他應該還有些遲疑要不要這樣做,因為他怕其他人會找他拼命。

“青子,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先不說什么聽風瓶,這是晚輩跟長輩說話該有的口氣嗎?”

被谷青教育谷老大當然不爽,臉立刻就拉了下來,而谷青則只是笑笑,不再多言,轉身朝著谷倉的方向行去。

片刻之后,谷青到了谷倉,當他推開那扇破舊的大門的時候,一個掛在房梁上的人影映入了他的眼中,仔細一看,是馬慧娟。

“這是怎么回事兒?”

就在剛剛,谷青還在馬慧娟家里跟她談話,看了下時間,只是半個小時而已,馬慧娟居然也被掛在了這里。

剛才他還懷疑二伯的死可能跟谷老大的關系最大,可他才跟谷老大分開,對方根本就不可能有作案時間。

或許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谷老大看出他要來谷倉,所以才和他說話,幫著兇手拖延時間。

可即便如此,兇手的速度也實在是太快了,要知道,從二伯家走到這里就需要起碼五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兇手的行兇時間只有二十五分鐘。

這二十五分鐘內還要包含運尸,用工具將尸體弄到房梁上去,還有清理現場。

谷青感覺這幾乎不可能完成,先說運尸,從谷老二家中到這里的路上經常會有人,兇手不可能明目張膽的運尸,除非是二媽自己走到這里的。

如果是馬慧娟自己來的谷倉,那兇手肯定是她很熟悉的人,不然她不會跑到二伯身死的地方。

急忙勘察現場,谷青發現了馬慧娟的腳印,女人的腳相對要小一些,所以很好辨認,然后他又發現了一個不規則腳印。

那個不規則腳印跟正常人的差不多,只是沒有鞋底的波紋,明顯是腳上套了塑料袋類的東西。

繼續尋找,谷青又發現了車輪印,很窄,大概有七公分左右,應該是手推車一類的車輛。

而且四周還有些水跡,谷青心說兇手這次行兇太過于匆忙,終于留下了一絲線索,只不過這車輪印和四周的水跡代表了什么呢?

閉上眼睛,谷青的腦袋飛速旋轉,他想象著一個人推著小推車,車上裝著梯子。

然后那個人將梯子立起,卡在房梁上,那個人則是扛著馬慧娟爬上去,將她掛在繩子上。

但隨即谷青就覺得應該不是這么回事兒,梯子的一頭是要放在地面上的,兩個人的重量在梯子上,梯子和地面接觸的地方絕對會留下比較深的坑。

就算是兇手做了處理也一定會留下痕跡,把坑填平必須得用活土,可谷青把房梁下面的地方都查看了一遍,也沒有發現哪里有活土。

這個推斷不能成立,現在可以肯定的是兇手是用小推車一類的東西運送工具的,可小推車一般的只有一米高左右,大的也絕對不會超過一米五,這種高度不足以將被害人掛到房梁上去。

再者馬慧娟的體重起碼有一百五十斤,這種分量,就算是一個大漢想要把她舉起來也沒那么容易,更何況還要站在推車上,除非是那種比牛還壯的人,不然無法辦到,放眼整個村子都沒有那樣的人。

“難道兇手不是一個人?”

這個解釋倒是說的通,兇手只留下了一個腳印,那就說明他還有時間處理現場,或許是兩個人實施的犯罪,而處理痕跡的那個人不小心,沒能將這個腳印收拾干凈。

“可那些水跡又是怎么回事兒?”

難題再次出現,谷青皺著眉頭思索,想了半天也沒能想出個所以然來。

出了命案肯定要報案,但谷青卻無法離開現場,兇手好不容易留下一點線索,他可不希望這里被破壞了。

走到谷倉外面,谷青四處張望,他想找個人去村長那里,然后讓村長給張志東打電話。

可自從谷老二死在這里之后就沒人往這邊走了,除非是迫不得已。

等了老半天谷青才看到一個人,是吳敦實,谷青急忙喊他過來,可吳敦實看了一眼谷倉之后便一個勁兒的朝谷青搖頭。

“吳三叔,我不是讓你進谷倉,我想麻煩你去一趟村長那,讓他給派出所打電話,這里又出命案了。”

馬慧娟的死肯定掩飾不住,所以谷青也沒有隱瞞,吳敦實一聽谷青說又出命案了,轉身就跑,一邊跑一邊還喊又死人了。

也不知道他會不會通知村長,但谷青無法離開,也只能在谷倉這里等著。

半晌之后,村長來了,他一臉著急的問谷青怎么了,谷青推開了谷倉的門,村長一看里面又掛了個人,兩眼一翻便暈死了過去。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精怪靈異小說
  3. 現代懸疑小說
  4. 異能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