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玄幻> 困龍局

更新時間:2019-11-19 18:10:41

困龍局 連載中

困龍局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水虎魚 分類:玄幻 主角:金鴻 ,孝嫻

主角金鴻孝嫻小說叫困龍局作者水虎魚,講述了月匆匆,冰雕河漢凝蒼穹。凝蒼穹,星光閃亮,傲渺群峰。憶昔臨翊初相逢,鶯飛蝶戲瞥驚鴻。瞥驚鴻,余音猶在,曲盡樓空。的精彩故事。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冷風如刀,寒冰如劍。白雪皚皚的冰封海,萬年寂靜寧瀨。

如果問,這世上最有道義的兵刃是什么,毫無疑問是劍。劍乃兵中君子,輕盈飄灑。劍可歃血維護道義,亦可成為文人墨客隨身攜帶的裝飾品。

然而,此刻相持在冰封海雪原上的兩個劍客,實在很難把他們當做君子。因為其中一柄寒劍,劍氣霸道無匹,冷噤無情,出手奪命。而另一柄藍劍,劍姿雖是飄灑,卻深邃難測,隱有層層殺意。更可怕的是,這柄藍劍并不是一直保持藍色,而是隨環境的變化隨時改變顏色,潛匿劍影。很顯然,這不是兩柄用來欣賞的劍,更不是為了維護道義而存在的劍,這是兩柄殺人的劍。殺人的劍,都不能成為君子。

司馬卿憐更不是君子,他出劍的目的,就是要克敵制勝。所以他不待那藍劍出手,已搶先發難,寒劍劍勢如虹,夾裹著層層劍意,劍氣直向那藍劍掃去。

藍劍雖是慢了半分,卻能以靜制動。只見那藍劍美人將寶劍抖動,劍勢飄灑,擊碎卿憐的層層劍意。窈窕藍劍,更是不依不饒,轉守為攻,長劍翻轉,陰風颯颯,洶涌劍氣激射而至,要將卿憐裹住。

至強武者,豈能束手就縛,卿憐定神凝息,提聚全身真力,一招白露凝寒,劍氣層層灑下,有如白露降世,將那藍劍劍勢冰封。藍劍美人一聲叱咤,閃身后退,卻不知退路已被封鎖。一招失手,急提氣相抗,幽邃藍劍抖動,將白露劍網切得粉碎,卻終是臨戰換招,難奏全效,一道白露劍氣穿%而過,那藍劍美人劍勢頓緩,后退兩步,長劍護身,要防卿憐再攻。

一招得手,本應趁勢追擊,卿憐卻忽將寒劍歸鞘,喝一聲“走”,引著孝隱四人向北跑去。

顯然,不是卿憐不愿乘勝追擊,而是他已無力再次出劍。那一劍雖有劍氣刺中藍劍,卻終是強弩之末,只能稍微封鎖藍劍氣息,不足以對藍劍造成致命傷害。

果然,五人方才跑出兩里,只覺身后劍風颯颯,割體生疼。卿憐抖抖精神,驅動寒氣阻住身后劍意。又跑一程,正遇一隊雪怪。卿憐急揮手示意雪怪攔住藍劍,趁間隙躲在一小冰丘后打坐調息,孝隱四人圍住卿憐,要防藍劍來犯。

藍劍美人既籌謀日久,豈肯輕易放過卿憐。持劍追了一程,只覺真氣遲緩,內息漸漸紊亂,不得不放慢腳步,一邊追趕一邊運動真氣,要將卿憐的冰寒劍氣迫出體外。正趕得緊要,忽見十幾個雪怪,張牙舞爪攔住去路。藍劍喝道:“無知妖孽,還不速速讓道。”

那雪怪乃是萬年積雪奪人精氣修煉成型,雖是妖族異類,也還存有人性。平日里卿憐雖以武力壓迫,畢竟將他們當作同類看待,不曾辱了他們的尊嚴。藍劍出口傷人,那雪怪一陣咆哮,數十個雪怪一擁而上,要將藍劍撕裂。

來勢洶洶,但再洶涌的架勢也難敵實力的差距。卻見那藍劍美人寶劍翻飛,左遮右擋,劍氣繚繞不絕,將全身護住。任憑雪怪如何拍打,總也難近那美人的身軀半丈之內。藍劍覷得空隙,長劍一抖,喝一聲“長離話別”,瀟瀟劍氣憑空而至,凄婉幽怨,劍氣源源不絕,將十幾個雪怪切得片片碎裂,化作一堆白冰。

一招奏效,藍劍美人忽覺心跳加速,內息卻更加緩慢。醒悟道:“他想以這些雪怪牽引那冰寒劍氣,我雖不懼,也需速戰速決,以防生變。”

想至此,那美人提聚真力,旋風般到了冰丘上。以劍指道:“你們四人與我同類,我不想傷害你們,你們只要將那琉璃晶獻給我,我親自送你們回冰封城。”

孝嫻商議道:“這琉璃晶乃是我從異界帶出,本來就不屬于我。不如就給她吧。”

卿憐阻道:“此晶包羅萬象,隱含先天神力,又收了我的劍氣,威力當世無匹。若將此晶給她,久必釀成禍患。”

那藍劍美人喝道:“司馬卿憐并非我鴻蒙世界的人,如今他根基淺薄,難脫冰封海束縛。若讓他修養成道,蒼生必遭屠戮。你們四人既是我鴻蒙世界的一員,奈何要助外人?”

卿憐收斂心神,緩道:“她說的也有道理,你們就將琉璃晶交給她吧,不用管我。”

孝嫻見卿憐應允,喊道:“你若放過司馬大哥,我們就將琉璃晶給你。”

藍劍美人冷道:“我的目標本就是司馬卿憐,怎可輕易放過他。速速交出,莫讓我動怒。”

孝嫻看了看卿憐,微笑道:“她既然不肯放過卿憐,我只好將琉璃晶據為己有了。卿憐,我雖身卑力小,今日愿與你同進退,共生死。”

孝逸也從旁建道:“孝嫻有此品行,身為男兒我豈可落后,我也愿與大哥共同進退。”

卿憐喜道:“既如此,今日就算我橫尸當場,也要保你們平安。她中了我冰寒劍氣,內力不能久持,我們只要一直拖延,撤到北邊的哭海,她就不是我的對手了。”

孝隱正要發問,那藍劍美人卻是迫不及待,長劍一抖,劍氣唰唰脫出,直向卿憐掃去。卿憐急挺劍去擋,卻不妨那藍劍美人又連發三劍,卿憐終是力盡,劍氣貼身而過,險象環生。孝嫻心中急切,不覺挺身沖到卿憐身前,要擋住那飛來劍氣。卿憐心中驚駭,正欲推走孝嫻,卻見孝嫻懷中錦盒自動打開,閃出一道金光,將陰寒劍氣盡皆瓦解。

卿憐心中恍悟,急抱住孝嫻,將真力注入琉璃晶中。那琉璃晶得真力灌注,連發三道劍芒,向那美人穿去。那美人稍一遲疑,劍芒穿身而過,吐出一口鮮血,急收劍回身,頃刻消失在茫茫冰原中。

美人既去,兇險頓解,卿憐癱坐在地,謝道:“今日多虧有孝嫻搭救。”

孝嫻會心一笑,收好錦盒,嗲道:“我今救你性命,你要如何報答我呢?”

金鴻急阻道:“你雖借琉璃晶擊退那藍劍高手,卻是卿憐自己用內力發動琉璃晶劍芒,說什么報答?”

卿憐笑道:“救命之恩是該報答,不知孝嫻要*如何報答?”

孝嫻輕輕在卿憐耳邊語道:“現在不方便說,等有時間再告訴你。”

卿憐心中一緊,掩飾道:“好,待我元氣恢復,我就教你琉璃晶啟動之法。”

孝嫻詫道:“我不是叫你教我琉璃晶啟動之法啊,你如何會意差了?”

孝隱急阻道:“大哥能教你些防身法門,只應好自珍惜,還不謝過大哥。”

孝嫻一頭霧水,嘟噥道:“謝謝卿憐了,我有好久未曾進食,不知卿憐可有辦法弄些吃的。”

卿憐道:“這我倒忘了,來時雖準備了些干糧,不知被那些雪怪弄到何處了。此處往北走十里就是哭海,哭海中多有魚蝦,我們去那里抓些魚蝦充饑吧。”

四人應了,跟著卿憐緩緩向北走去。一路上孝嫻疑問多多,總是纏著卿憐問這問那,卿憐一一作答。問到**處,卿憐都說早已忘記,孝嫻也不多問,畢竟,她只是要和卿憐說說話,并不想真正的知道答案。

約行五里,忽聽一陣啼哭之聲,悲戚幽怨。金鴻驚道:“史書記載哭海有冤魂啼哭,今日果然聽見。這哭聲詭異,我們還是別處去尋些吃的吧。”

孝嫻道:“有卿憐在,又有我琉璃晶守護,怕什么冤魂。只管前去就是了,正好見見鬼魂。”

卿憐笑道:“兩位差了,那啼哭之聲雖和人聲相像,卻不是人聲。哭海深處有魚,頭似人形,雌雄相呼時叫聲悲苦,仿若離人悲哭,故名哭海。世人多不悉心探察,遇到不明之象即以鬼神言之,實是可悲。”

孝逸恍悟道:“我原本也不信鬼神,見書中記載,亦有疑問,今日果然如此。只是孝嫻在異界所見,那虛無大神卻又是真,還帶回了混元琉璃晶,這又作何解釋?”

卿憐道:“這世界會有許多我們目前不能知悉的景象,待時日成熟自當領會。其實凡人若資質異稟,再加勤苦修煉,自能修成所謂的神。”

孝嫻道:“卿憐這話中聽,我有混元琉璃晶,日后勤加修煉,定然也能成神。”

卿憐等聽了一起哄笑,眾人說說笑笑,不久就到了哭海。遠看去,煙波飄渺,黑云蕩蕩,又有啼哭聲相和,恍若羅剎地獄,雖有活水晃動,卻比冰原更加寒冷。孝隱嘆道:“這哭海雖不似靜影峽驚濤駭浪,看起來卻比靜影峽更加兇險。縱有魚蝦,還是小心應付。”

言未畢,忽見不遠處海面探出一個人頭,張牙咧口,望著眾人哭叫。孝嫻驚道:“卿憐說沒有冤魂,那不就是了,正望著我們喊叫哩。”

卿憐笑道:“待我抓一個冤魂來讓你看看。”未待說完,翻身躍入水中。方才入水,卻聽哭聲震天,悲憐憂戚,恍若萬民喊冤,讓人不寒而栗。孝隱孝逸和金鴻被牽動心緒,不自覺跟著放聲大哭起來。孝嫻失色道:“你們做什么,為何啼哭?”

三人被孝嫻叫醒,搖搖頭,醒悟過來。孝隱道:“此地果然詭異,那哭聲亂人心智,奪人心神,尋常人到此,抵不住那哭聲震撼,一旦入迷,多半進了魚腹。”

話音未落,卻見卿憐一個翻騰,從水中躍出,手中抱住一條怪魚。那魚身長五尺,頭似人形,身泛粼光,*前一對巨突,恍若人乳,不斷掙扎,口中發出喊叫,若女人啼哭。金鴻道:“看這怪魚情形,想來就是傳說中的美人魚了。”

卿憐笑道:“這是雄魚,雌魚叫聲爽朗,不似這般幽怨。”

孝逸打趣道:“如今世道不同了,雌魚倒比雄魚偉壯。聽這叫聲,似乎是在呼叫雌魚救援。”

卿憐道:“正是這樣,這世界很多東西長得像人,其實并不是人。很多男人長得像個男人,其實并不比女人偉岸。今天我們就以這人不人魚不魚的怪物為食吧。”

孝嫻驚道:“這魚雖不是人,看起來好生可怕,我怕就算煮熟了也難以下咽。再說這雄魚定有雌魚在家中等候,還是放了它吧。”

卿憐笑道:“你既替它求情,我就饒恕了它。它若敢三心二意,對雌魚不忠,我定會上門找它。”言畢將那怪魚擲入水中,那魚似乎聽懂了卿憐對話,搖晃著離去了。傾許,哭海哭聲頓息,一陣寧靜。孝隱道:“定是那雄魚報知兇險,人魚都避難去了,這會兒沒有哭聲了。”

卿憐道:“你們在此等候,待我抓些魚蝦。”言畢再次躍入水中,瞬間消失身影。

孝隱贊道:“大哥這等身法,真可夸是水中之皇。只可惜不能脫離冰封海束縛,若能四海暢游,遠勝那號稱‘水中活魚’的海鯊派。”

金鴻道:“世外之人,身體本就不同,怎可與鴻蒙世界的人相比對。我看以大哥資質,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悟出脫離冰封海之道,四海遨游了。”

四人正在談笑,忽見卿憐躍出水中,手中抓著幾條大魚。孝嫻疑道:“此等冰寒極地,沒有煙火,莫不成我們要生吃這海魚不成?”

卿憐道:“你手中抱著的,不就是一個火具?”

孝嫻詫道:“哦,你說這琉璃晶,這是寶物,如何又能生火?”

卿憐道:“琉璃晶雖是水屬性,卻是土水火風四元素交合而成。待我教你習火之道,自能以力生火,將這海魚烤熟。”

孝隱道:“大哥雖是世外之人,對鴻蒙世界的事物卻如此熟悉。只見了這琉璃晶不到半日光景,就能知其效用,果如神人。”

卿憐道:“萬物相通,不同人類的世界并無太多不同,只是一時找不到契合點,不能融合共處罷了。待我將這海魚剖開洗凈,你們很快就能填飽肚子了。”

卿憐言罷,將那海魚拋在冰面上,拔出白露神劍,幾道劍氣斬下,將那海魚剖開。孝嫻孝逸急幫著將那海魚洗凈了,等待卿憐生火。

卿憐讓孝嫻打開錦盒,右手握住那混元琉璃晶,在孝嫻耳邊輕語了幾句,孝嫻會意,定氣凝神,用琉璃晶對著那些海魚。過了一時,卿憐見并無動靜,輕輕握住孝嫻右臂,將一道真力注入孝嫻體內,孝嫻本是尋常體質,如何經得起卿憐冰寒真力,縱有寶衣護體,亦凍得瑟瑟發抖。卿憐急催動真氣,那琉璃晶感知孝嫻真力,一陣震顫,發出五光火焰,暖人心脾。那寒冰地面,被焰火炙烤,也漸漸融化。只是冰面冷酷,冰水瞬息又被封凍。孝隱等喜道:“果然能夠生火,不愧是寶物。”

孝嫻心中竊喜,貼著卿憐靜靜將那真力流轉全身。待氣息勻稱,那海魚也發出陣陣香氣。金鴻道:“火候到了,火候到了。”

孝嫻斂聚心神,將琉璃晶小心收起。謝道:“我已感知到琉璃晶運用法門了,多謝大哥賜教。”

卿憐緩道:“琉璃晶以水為要,集萬道成水象,水為萬物之源,亦是萬靈所望。個中奧妙你日后定會領會。”

孝嫻笑道:“有卿憐在,自會幫我領會。”

卿憐正色道:“不,我只能教你運啟法門,精妙處還需你自身領會。再說經此一鬧,冰封海也不安穩,那藍劍不會就此罷休,你們要盡速離去。”

孝嫻道:“那我更不能離開你了,那藍劍陰險狡詐,你若再有兇險,何人救你?”

卿憐笑道:“你乃尋常體質,命不過幾十年,又能保得了我幾時?”

孝隱金鴻也一起勸道:“司馬大哥武道超群,遠勝那藍劍,孝嫻就不用擔心了。你在此反而干涉大哥發揮,白白消耗大哥真力而已。”

孝嫻不覺對著孝隱吼道:“我有我的打算,要你們插嘴?”

孝逸吃了一驚,長這么大從未見過孝嫻發火,急從旁勸道:“姐姐擔憂也有道理,我們還是得想個長久法子。”

卿憐嘆道:“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辦法倒有一個,不過太兇險,不提也罷。”

孝嫻怒道:“身為男人,說話為何吞吞吐吐。”

卿憐見孝嫻如此,也不推辭,輕輕從懷中取出一錦盒,打開錦盒,現出一塊寶玉。細看去,卻見那玉石上刻著一排小字,乃是:醉臥相懷看流沙。孝嫻正欲言語,卿憐先聲道:“從外世來的人并不止我一個,我卻只記得慕容流沙。流沙是我外世的戀人,她如今身在去周國的千山嶺,雖然相隔萬里,我卻能感知到她的劍意。”

孝隱道:“大哥莫非要*們尋到慕容流沙,與你聯手防那藍劍?”

卿憐道:“如能與她聯手,許能找到回到原來世界的辦法,這樣也不會驚擾你們世界的人類了。”

金鴻喜道:“這辦法可行,一舉多得。我看那魚快要涼了,還是先填飽肚子吧。”

眾人醒悟過來,不再爭論,靜靜開始吃魚。那一頓魚,吃得特別緩慢,孝嫻心中尤其不是滋味,默默地將心事存起,裝在那混元琉璃晶中。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修煉小說
  3. 幻想修仙小說
  4. 奇幻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