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穿越> 一夢南柯

更新時間:2019-11-19 13:23:50

一夢南柯 連載中

一夢南柯

來源:麥子閱讀 作者:禰啾 分類:穿越 主角:溫西言,云南柯

一夢南柯小說閱讀,女主角為云南柯的小說名叫一夢南柯,是最近非常熱門一部穿越小說,主要講述了:“剛剛那是我大姐姐的貼身丫鬟,也算是個溫柔的人,你若是有事,或許可以找她。”溫西言對著白晝叮囑道。......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云南柯淡淡地撇了她一眼,道:“據說你停留在靈階很久了,而我上次見你,你的玄力確實是在靈階,可今日再看,已經到了地階,所以你該是中了毒所以玄力一直停滯不前。”云南柯轉過身,看著已經呆住的溫西言,繼續道,“你現在自己都需要重新修煉,又怎么顧得上他?”

溫西言聽后,暈暈乎乎地點點頭,不過,要讓杳冥乖乖跟著云南柯走,感覺不容易啊。

可是他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么……簡單?

只見云南柯輕飄飄的一句:“愿不愿意跟我走”,杳冥認真思索起來,而后若有所悟地看著點點頭,約莫是同意了吧。

這劇情……不太對吧。

溫西言雙目微瞪,苦著臉看著眼前的兩人,“就,就這樣?”

云南柯眨巴眨巴眼睛,得意地沖著溫西言笑笑。

而杳冥倒是煞有其事的憑著聲音走到溫西言身邊,慎重道:“我會以人的方式戰斗,所以,等我,等我回來和你決斗。”

本來溫西言還挺感動的,聽完這話,瞬間垮下臉來,等什么,等著和你決斗?難道在你眼里我是個傻子嗎?

可其實杳冥的想法很簡單,和你決斗,贏了,你是我的;輸了,我是你的。

站在一旁的云南柯看著他們兩大眼瞪小眼的樣子“噗嗤”一笑,正想打趣溫西言,倏地,面色嚴肅起來,手一揮,一根銀針自袖中飛出,直直地釘在西南方不遠處的一顆樹上。

“閣下既然來了,何不與我們聊聊天,一個人躲在那可沒什么意思。”云南柯轉頭看向不遠處。

躲在樹后的人,心中一緊,沒想到他都將氣息隱藏了起來,居然還會被人發現。

他苦笑一聲,從樹后走出來,道:“閣下的眼力真是令在下佩服。”

溫西言見這人穿著黑色長袍,帶著青色面罩,身上隱隱約約有些黑氣,直覺這人不是什么善茬,她腳步微挪,移到云南柯身旁。

云南柯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又斂下笑意,回道:“佩服倒不必了,只是我很好奇閣下待在那做什么。”

黑衣人對他的話無動于衷,轉身便要走。

結果一轉身就看見不知何時到了他身后的古羲杳。

古羲杳莞爾一笑,彬彬有禮地對著黑衣人說:“若是無事,我想我們可以再聊上幾句。”

黑衣人只好轉過身去,對著云南柯說:“不知閣下可知道最近的傳聞?我正是為此而來。”

云南柯嘴角微勾,頗有些諷刺的意味,道:“原來如此,那倒是我們誤會你了。”

“如此,我便先行離開了。”黑衣人向他們行了一禮,轉身時余光瞥了眼溫西言,然后離開了玄獸森林。

云南柯立馬朝古羲杳使了個眼色,古羲杳會意道:“溫四小姐,時辰也不早了,我們便先回去了。”

見溫西言點頭應答,古羲杳與云南柯這才帶著杳冥離開了。

“真是奇怪。”溫西言獨自嘟囔著,無奈地搖搖頭,也帶著云容回了溫家。

“南柯,你真覺得那人是為傳聞而來?”谷羲杳挑挑眉,詢問著葉司韶。

云南柯只隨意地兩手枕在頭下,淡淡道:“誰知道呢,說不定是沖著溫西言來的。”

古羲杳不解地看著他,不明白這和溫西言有什么關系。

話說那黑衣人離開后,一路飛檐走壁,來到一處玲瓏精致的院子,黑檀木筑造的牌匾上刻著三個大字“靜水院”。

他穿過院中的假山,徑**了一處植滿綠竹梧桐的秘境。

“主子。”見到一個細挑的身影,他立馬單膝下跪,恭敬道。

“嗯。”薛筠慢慢轉過身來,靜靜地看著黑衣人,目光冰冷,再無往日的親切。

“屬下一路跟著溫西言,見她去奴隸市場買了兩個人,西區一女,東區一男,又帶著他們去了玄獸森林,其中她與靈狼有過一戰,屬下見她玄力已然到了地階,后來屬下被人發現便借口傳聞一事逃脫了。”黑衣人有條不紊地敘述著。

薛筠聽后,目光愈發冰冷,盯著眼前的黑衣人說:“把十一給我叫來。”

“是。”說完,黑衣人便退了下去。

地階?不可能,若她用了那水,便總無晉升的可能,難道……

“喏,就是這了。”溫西言下了馬車,指著眼前的溫府示意道。

云容看著眼前端正大氣的府邸,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府邸的正門兩旁蹲著栩栩如生的大石獅子,一看就知是匠人們精心雕刻而成的,大門上方一個掛著牌匾,匾上刻著“溫府”二字,字跡矯若游龍,令人一看只覺大氣,再細看去,這牌匾竟是用紫玄石打造的,當真是貴氣。

溫西言見她看著牌匾,也抬頭看去,默默吐槽了句:這么明目張膽的放在這,也不怕被人偷了去,有錢就是任性啊。

此時,云容已經收回了視線,原本她見溫西言的服飾有些陳舊,以為不過是普通人家的兒女,誰承想,竟是四大家中的溫家。

“緣分真是妙不可言。”白晝低聲呢喃著。

“你說什么?”溫西言見她喃喃自語,好奇地詢問著。

云容輕輕搖搖頭,回道:“沒什么,小姐,我們進去吧。”

溫西言點點頭,便進了府,沒看見身后定定地盯著自己的云容,目光復雜。

“嗯,走過這個曲廊,再穿過前邊那個穿堂,右走過了儀門,就是我住的院子,梨花院了。”溫西言顧慮著云容第一次到溫府來,便細心地為她解釋道。

“知道了,小姐。”云容恭敬地答道。

“其實,你不必如此,當我是你的朋友就好。”溫西言撓撓后腦勺,有些不自在地說。

還未等到云容的回答,便聽到一聲“四小姐好”。

溫西言順著聲音看去,是溫柔芷的貼身丫鬟落霞,便微微點頭,目送落霞離開。

她看著落霞的背影,不禁咂舌,不得不說,溫柔芷教導的人禮數都十分周到,即便是對著她,面上也是平平淡淡的,沒有一絲的輕蔑。

“剛剛那是我大姐姐的貼身丫鬟,也算是個溫柔的人,你若是有事,或許可以找她。”溫西言對著白晝叮囑道。

“嗯,奴婢,云容記住了。”見溫西言面露不滿,白晝趕忙改口道。

這邊落霞走到曲廊盡頭,便看見了隱身在這的黑衣人。

猜你喜歡

  1. 腹黑
  2. 穿越種田小說
  3. 古言小說
  4.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