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言情> 時光不負我情深

更新時間:2019-11-15 19:23:00

時光不負我情深 連載中

時光不負我情深

來源:微閱云 作者:瓦西里 分類:言情 主角:陸佑,舒寒

主角叫陸佑的小說是《時光不負我情深》,是作者瓦西里最新寫的一本言情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他垂下了眼睛,強撐著氣力抄過茶幾上的玻璃杯。朝站在對面的女人臉上砸去。這架勢,看上去是毫不在意碎開的鋒利會不會劃破她的。他的憤怒與不甘,冰寒刺骨撲面而來,舒寒本可以躲開,但是在看到陸佑緊抿的嘴角,除了避開要害,舒寒到底沒有了別的動作。“砰——”玻璃杯在她的額角碎開,清脆響亮。下一瞬,殷紅就這么從她的發髻順流而下,染上了她的眼角,配上她瞳孔里的執念,倒是有幾分可怖。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雙手撐在chuang沿,斷斷續續的抽泣著,直到手機傳來了一聲輕響,舒寒這才將飄忽的心思收了回來。

  是秦婉婉發來的信息。

  舒寒淚眼婆娑的打開會話框,一個文檔資料,皺了皺眉查閱內容——舒寒輕笑,可真是陰魂不散。

  秦婉婉的電話很快就打了過來,“寒寒,看了我給你發的內容了嗎?”

  舒寒不想讓秦婉婉聽出自己的情緒,只是低低地應了一聲,算作應答。

  秦婉婉這個時候正滿肚子的火氣,自然沒有發現舒寒的不對勁,她深吸了一口氣,破口嚷嚷,“原來錢、穆兩個畜生之前一直和舒家走得近,還有那個今兒在公司詆毀你的周總,他之前和那舒曼娜是校友!”

  秦婉婉憤憤的捏了捏拳頭,“我今天那一壺水可真是下手輕了,下次再讓我看到那綠茶,看我不撕爛她那張看著就來氣的硅膠臉!”

  舒寒情緒平穩的差不多,聽到這會兒秦婉婉氣性正大,便寬慰了幾句,“你可小聲點,被你家那位聽到了,又是吃不了兜著走!”

  提到程昱,秦婉婉的聲音倒真是輕了幾分,陸佑那王八蛋不知道是怎么告得狀,剛剛程昱回來時可沒有少對付自己,想到這,秦婉婉心里愈發的郁悶,“你準備把這件事告訴他嗎?”這個他指的是誰,大家都心知肚明。

  把舒曼娜背后做得事情告訴陸佑?

  這不跟瞎子說顏色是一個道理?舒寒輕笑,“還記得當年骨髓移植那會兒的事情嗎?”

  秦婉婉怔了怔,“寒寒……”

  “舒曼娜那會兒健全的上竄下跳,需要骨髓移植不過就是把我騙上手術臺的謊言,我命大,最后沒有被她弄死在上面,當初的我也天真地和陸佑討回過公道,可是結果呢?”結果陸佑完全不相信她,甚至還換回了另一盆臟水。

  舒寒輕笑著搖了搖頭,“同樣的錯誤,我可能不會再犯第二次了。”

  “那陸佑呢?”明知道是萬劫不復的深淵,這么多年一次又一次被他傷得體無完膚,可為什么再無數次的受傷后仍舊一往無前呢?

  舒寒頓了頓,“婉婉。”

  她喊得有些正經,讓秦婉婉也不自覺地跟著挺直了背。

  “婉婉,我好像撞到南墻了。”

  ……

  秦婉婉掛斷了電話后,耳邊一直重復著舒寒的這一句話,還記得兩年前,自己曾經問過舒寒:“怎么樣才會回頭?他陸佑根本就不愛你!”

  當時的舒寒是怎么回答來著?

  好像是:“可能我撞了南墻才會回頭罷。”

  ……

  詢問她過夜的價格,也有身為“正義之師”的家庭主婦來辱罵她破壞別人的家庭,當然其中也不乏有口嗨者對她進行從祖輩到她子女輩的言語攻擊。

  除了關機,舒寒沒有別的辦法。

  但隔絕了網上的言論,也無法阻止偏激人士的線下圍堵,自從舒寒的相關資料被人曝光后,陸氏的樓下常年便圍堵著記者、手持雞蛋的激憤網民、以及看熱鬧好戲的路人甲乙丙。

  這在一定程度上著實影響了陸氏的辦公環境。

  舒寒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外頭的“盛景”,眉心緊皺,這樣的情況她一開始并沒有預料,因此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想出解決之道的。

  辦公室的門被敲響。

  舒寒理了理自己的情緒,在自己的椅子上坐好,“請進。”

  進來的是秘書處的助理徐盛。

  舒寒看了眼他手上抱著的文件,勉強扯起了嘴角,“怎么勞煩徐助理親自跑一趟?有什么要吩咐的直接知會我上去拿就行了。”說著舒寒朝著他在自己面前的位置比了比,“坐下說?”

  “不了,我就是來傳達一下陸總的意思。”說著,徐盛將手里的文件推到了舒寒面前,“舒組先看看?”

  皺了皺面,舒寒翻開了文件夾,碩大的“停職通告”就這么映進了她的眼里。

  “什么意思?”舒寒的聲音有些僵硬。

  徐盛抱歉地朝著舒寒點了點頭,“陸氏作為上市公司,企業形象是非常重要的關卡,但是這幾天……”徐盛攤了攤手沒有把話說完,但那未盡的意思十分清楚,不過就是在指責她舒寒,因為她導致這些天來陸氏的風評極差,“公司不否認您的業績,因此也沒有直接給予開除,先停滯一段時間,等風頭過了,董事會在決定您接下來的安排。”

  舒寒扯了扯嘴角,“那我還得感謝公司的體貼?”

  徐盛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舒寒深吸了一口氣,將不甘通通壓回心底,“是誰的安排?”

  “陸總,陸總和董事會的決定。”

  哈!

  旁人誤解她,不知道其中的因果緣由,他陸佑還不知道她舒寒到底是不是人盡可夫的水性楊花?荒唐可笑!

  但又如何?

  沒有必要辯解,不需要辯解,沒有交集的**之間沒有解釋。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虐戀小說
  3. 都市虐文
  4. 現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