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軍事> 亂世英雄

更新時間:2019-10-26 00:29:58

亂世英雄 已完結

亂世英雄

來源:萬讀小說 作者:納蘭無情 分類:軍事 主角:蕭離,佚名

《亂世英雄》是一部作者納蘭無情寫的一部精彩軍事小說。主角蕭離佚名,故事情節描述:一次震驚九州的偷盜,帶出了五營全力的追擊。一路上追擊,陰謀,圍城,死戰,接踵而至。天下人萬萬沒有想到九鼎的被盜,盡然最后牽涉出了九州自胤末大亂世后,又一個風云變幻的亂世。東陸華族重新進入了諸侯亂戰的年代,下唐國、宛州……以及蠻族都參合進來了,天啟的皇帝也被趕出天啟。九鼎,一個所有亂世英雄都趨之若鶩的東西,神秘,甚至沒有人見過九鼎是什么。卻引發天下人不顧一起的爭奪。九鼎到底是什么?九鼎到底是做什么的?一切的一切都隨著蕭離的坎坷命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燮神宗二十一年深秋。

東陸,淳國畢止城。這是畢止最好的時節之一,城外大片大片的不知名野花開了,清晨起霜之后,野花的黃色被包裹在潔白的霜里,遠遠看去仿佛一幅色彩各異的水墨畫,被畫家用心的點綴其中,讓人分不清具體的細膩。

玄水營和白木營百夫長以上的將領全都集中在了畢止城外的樹林里。蕭離和韓文信等眾人坐定雙雙示意后,蕭離首先開口道:“前面就是畢止城的城門了,根據現在的情況看來剩下的蠻族人可能也只有百十個,但都化妝潛逃進了畢止城,而畢止城的守衛和太守卻并不知情。”

蕭離說完后,韓文信嚴肅的接著道:“而且據現在我們收到的信息來看,由于我們燮朝加強了對部分沿海易渡海處的巡邏,現在這支來到中州的蠻族軍隊只有通過畢止城和泉明城的碼頭回到瀚州了。”

“那我們怎么辦,沖進畢止,然后在全城戒嚴,我們一家一家的搜?”白木營的周強試探性的問道。

“不可能,那樣會打草驚蛇的。反倒不容易發現他們。”白木營另一百夫長虞銘飛回道。

會場上的百夫長們都陷入了交頭接耳中,大家不時低聲討論著。不多時還是曹聞道忍不住了,首先問道:“兩位將軍,你們有什么辦法,就直說了吧,我們商量來商量去的也拿不出對策來。”

蕭離看著在場的所有人道:“我和韓將軍認為,我們不應打草驚蛇,竟然他們都化妝潛進了畢止城,我們也應該潛進畢止城找出他們。”

“現在就是需要進城的人數和人選了。”韓文信補充道。

楊彪探出身子開口問道:“如果蠻族人還有一兩百人,我們也進去這么多人。一下進城這么多人能不引起注意嗎?”楊彪頓了頓,看見蕭離點頭示意后接著道:“如果我們分兩批進去,然后在城內分批住下,或許還不會引人注意。”

“楊將軍說得很對,我們這次決定分兩批進去,百夫長以上的加上副將和親兵一批。另一批由兩個百夫長率領帶領兩營的精銳在城里一處駐扎,隨時等候命令。”蕭離站了起來上雙手背在身后道:“玄水營曹聞道、張云、陳中三人隨我一批進城。楊彪而后挑選五十人精銳進城,然后在城中市井中找地方安置,五十人怎么帶領由楊彪全權負責,但是在需要時務必要在最快的時間內趕到。納蘭雪、子俊在城外留守玄水營,二位務必要保證玄水營的安全,在城外時要注意隱藏,不要讓蠻族人察覺。”

蕭離吩咐完后示意韓文信,韓文信坐著交待道:“周強和虞銘飛隨我進城,涂建帶五十人和楊將軍一起,其余的留下來把白木營看好和玄水營一起隱藏好。”

“既然大家都清楚了那就各自回去交待事情,帶上人,一刻時后在樹林外集合。”蕭離和韓文信同時發話道。

霜露來得快也去得快,當蕭離一行人來到樹林外太時,陽已經升到了半空中了,被白色包裹的黃花,終于掙脫霜的束縛獨自享受大自然的美。蕭離和韓文信并列走在隊伍最前面,身后十人依次跟在后面。蕭離邊走邊交待道:“這次我們是以鏢隊的身份進城,貨物就說在后面,我們先來探情況看能過河不。保鏢的東西就是東陸特產之類的東西,其他的就不知道了。現在起就沒有將軍、百夫長了只有當家的和隊長了。切記不能說漏了。”

“是當家的,我們都記住了,放心吧。”

畢止城雖然比不上天啟城的繁華,但作為東陸與瀚州為數不多的交流點,人氣也差不到哪里去。今日正好是畢止一月一次的趕集日,進入城門后的街道兩旁擺滿了商鋪,只留三下人寬的距離供行人通行。玲瑯滿目的商品讓人眼花繚亂,更多的蠻族特產更是讓大開眼界,忍不住買回去慢慢享用。

“來來來,客官這可是瀚州最著名的青陽魂,來一壺怎么樣保證是正宗的。”

“客官我才是瀚州正宗的古爾沁烈酒,客官要不來一壺試試。”

“客官我這是。。。。。。

“畢止城還真夠熱鬧的。”張云一邊東張西望一邊嘆道。

蕭離笑著說:“今天是畢止城的趕集日,當然比平時熱鬧百倍,我印象中韓兄以前來過畢止城吧。”

“是呀,那都是八年前的事了,當時也是隨部隊來得,完成任務后就離開了,根本沒像現在這樣好好的逛過。當時好像連路都找不到,反正都是晚上跟著走的,連喝酒的在哪里都不知道。”韓文信淺淺的笑道。

蕭離一行人走在人群中,隨著人流緩慢前行著。張云、陳中和虞銘飛等人因為好奇則借機不時停下來看一下商品,問一下價格。不多時三人的親兵身上就已經大包小包的掛滿了一身。張云挑選出來陪他進城的王哲問他道:“隊長,你能不買這么多東西行嗎。我快扛不動了。”

張云頭也不回的繼續挑選商品道:“我的人難道拿一點東西就不行了,你看人家虞銘飛的隨從多好,抗的比你多,還沒有怨言。”

王哲無語了,在他的印象中頂頭上司不是這樣的,除了在天啟要去喝花酒以外沒有這個特別的癖好。王哲接著勸道:“隊長,我們是有任務在身的,小心不要誤了正事。”

張云一邊東張西望一邊說道:“是的,我知道有任務的。我完成蕭當家的任務,你完成我交給你的任務就行了。我現在不買點東西,等回到駐地以后老周他們不鬧翻才怪,他們會認我們進城享福,把他們丟在荒郊野地的,完了還不給帶東西,后果簡直無法想象。”張云又遞給王哲一件商品:“記著東西一定要拿好,一件也不能少。”

當蕭離他們走出那條街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頭了。一行人從人群中擠出來,已是又累又餓。韓文信對著眾人說道:“走去找家酒樓休息下,順便也可以打聽消息。”

虞銘飛正累得不行一聽老大發話了,趕緊拉過一個人問道:“兄弟,問一下你們這哪里有酒樓?”

“前面右邊就是一家畢止城最大的酒樓。”

“謝了。慢走哈,不送了。”虞銘飛謝走那人后笑嘻嘻的轉過身對著眾人回到:“前面右邊就是酒樓。”說完還用手指了指。

韓文信看了一下那個方向:“好,就是那了。”

“恩,走吧。”蕭離也點頭道。

不多時,蕭離一行人走到了酒樓門前,首先映入眼前的便是酒樓三層樓的高度。門口貼著一副對聯:勸君更盡一杯酒,與爾同消萬古愁。店小二眼尖早已看見門口的一行人,一邊吆喝著一邊快步來到門前:“客官,里面請。”

“走進去坐坐。”韓文信帶頭向酒樓里走去。

店小二一看生意做成,趕緊在前方帶路并大聲吆喝道:“十二人二樓看座了。”店小二領著蕭離一行人坐到了二樓靠窗的地方,待眾人坐定,店小二殷勤的問道:“客官吃點什么?”

“來十二碗陽春面。”蕭離呷著茶道。

當眾人聽見陽春面時都突然僵住了。店小二訕訕笑道:“客官我們這有很多好吃的,要點嗎?”

“額,我以前在天啟的時候出門都是吃的陽春面。”

“小二去再加十斤干牛肉,一只烤野豬,五斤天拓海的秋魚,另外再上五斤青陽魂。”韓文信吩咐道。

“好的,客官們稍等,東西馬上就上。”店小二滿意的吆喝道并向廚房處走去。

“蕭兄,這不比平時,我估摸著這是畢止城最好的酒樓。你在天啟見過在翠煙樓吃陽春面的嗎。”

蕭離想想,道:“這倒沒有,讓韓兄見笑了。只是你點這么多菜我們能吃得完嗎?”

韓文信笑了笑:“放心我們這有十二個人呢,既然入鄉就得隨俗嘛,這頓算我請大家的,都敞開肚皮吃。”

最先上來的還真是陽春面,接著是十斤干牛肉和五斤青陽魂,然后是五斤燉秋魚,最后烤野豬才上。不過蕭離不否認陽春面配上干牛肉和青陽魂,是他吃過的最好吃的美食。陽春面的清淡加上干牛肉的嚼勁、青陽魂的烈性,讓人一瞬間就同時體驗冰與火,天堂與地獄的感受。

“嗯,老大這一口陽春面混著干牛肉,在一口火辣的青陽魂,真是好吃。以后等我們不干這行了,也去天啟開家飯館,就賣陽春面、牛肉和青陽魂。”張云一邊大快朵頤一邊說道。

“好想法,到時也叫上我,我入伙。”一只沒開腔的陳中突然叫道。

蕭離抹了抹嘴,并沒有理會張云和陳中,而是伸手攔下了正在忙活的店小二。

店小二恭敬的問:“客官還需要點什么?”

“小二向你打聽些事情。”

“說吧,我這酒樓可是畢止城數一數二的。很多消息這里都能打探到。”

“畢止城現在可有通往瀚州的船嗎?”

“現在好像沒有了,客官要是早來幾天就能趕上上一班了。”

“下一班還有好久?”

“得再等一個月吧。”

蕭離不放棄的追問道:“小二你在仔細想想,確定沒有了,只有下個月的了。”

經蕭離一提醒,小二還真的恍然大悟:“有,有了。三天過后有一艘船會過天拓海到達瀚州。”

“那船是干什么的?”

店小二身體前屈小聲道:“那是押送罪大惡極人的船,都是流放到瀚州去的。還有就是當官的悄悄買賣到瀚州的貨物。你們知道就行了,可千萬不要說出去。”

“恩,小二你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蕭離揮手示意小二可以離去了。

“好的,客官你慢用,有事叫我!”店小二大聲吆喝著離開了。

猜你喜歡

  1. 熱血爽文小說
  2. 歷史小說
  3. 武俠小說
  4. 軍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