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虐心豪賭:冷面總裁的追妻攻略

更新時間:2019-11-20 10:35:37

虐心豪賭:冷面總裁的追妻攻略 已完結

虐心豪賭:冷面總裁的追妻攻略

來源:掌文 作者:魑小魅 分類:總裁 主角:南澤亞,蕭蕓書

這本總裁小說南澤亞蕭蕓書的作者是魑小魅,其中小說的主角是南澤亞蕭蕓書,小說的劇情還是很不錯的。她以為他是誤會了自己,所以厭惡,只要解開誤會,他就會愛上自己。...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直到他合上車門,出租車開始啟動,蕭蕓書才如夢初醒,趕忙按下車窗,朝他喊道,"謝謝你!"

南澤亞正準備回酒吧的身子一頓,偏過頭朝她揮了揮手,又轉身朝酒吧走去。

蕭蕓書小臉一紅,不自覺揚起嘴角,突然想起什么又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可是,這次他卻沒有聽到。

蕭蕓書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他,可是,在第二天,娛樂新聞的頭版卻出現了一條聳動的標題--江城公子團酒吧斗毆,一人重傷!

然后,她知道了,他是南澤亞,是南氏財團的剛剛學成歸國的大公子。

然后,她想透了,那時候他會霸道地讓自己回家,也許早就料到了后續的麻煩。

然后,她陷落了,她中了一種叫"南澤亞"的毒,根深蒂固,入骨難消!

一晃四年,她在酒會上第三次遇到他,她以為這次她終于能和他再續前緣,她期待著他能認出自己,可是他沒有,甚至全程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當她鼓起勇氣上前找他的時候,上天和她開了個玩笑,讓所有的一切都脫了軌。

她成了他的女人,卻也成了他最厭惡最痛恨的人。

她以為他是誤會了自己,所以厭惡,只要解開誤會,他就會愛上自己。

她滿懷希望與憧憬,親自設計了這棟別墅,在別墅的花園里種滿了小雛菊。

結婚前,他們一起來到這里,她想同他告白,希望借著小雛菊讓他想起自己。

可他給她的卻是那番冷嘲熱諷,和瘋狂的毀滅。

她以為,只要自己努力,一定會讓他改觀,一定能化解誤會。

然而,直到婚禮那天,她才終于懂得,所有的一切都無關誤會,就算他們之間沒有誤會,他也不會愛自己,因為他的心中已經有了另一個她。

人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陸以情和他相遇比她晚,卻在最正確的時間。而她暗戀了他六年,甚至嫁給了他,卻始終是他生命的局外人。

蕭蕓書想著,心頭越來越酸,眼底蓄滿了淚,不知何時落了下來。

她愛他,好愛好愛他。明知道他心里只有陸以情,卻還是止不住愛他。一想到就要離開他,她就心痛地不能自己。

若是,當初遇到的不是他,現在是不是就不會心痛?

蕭蕓書只覺周身的空氣好像變得稀薄了,難過地讓她喘不上氣來。

尚尊回過頭,見蕭蕓書突然哭了起來,錯愕不已,"哎?你,你怎么了?"

蕭蕓書瞬間從痛苦的回憶中驚醒,她趕忙偏過身,抬手抹掉臉上的淚。

"沒,沒什么。"

她分明帶著哭腔,尚尊見著心里不忍,上前拍了拍她的背,"你,真的沒事嗎?"

蕭蕓書回過頭,對上他擔憂的眼神,一時間委屈感再次涌上心頭。

不知道為什么,他的氣場給她一種非常奇妙的親切感,如同摯友,又像親人,仿佛避風港一般讓人想要依賴。分明她們認識也不過半天,甚至也只知道對方的名字而已。

蕭蕓書搖了搖頭,正準備和他保持距離,突然一道冷聲插了進來。

"蕭蕓書,你有這么欲求不滿嗎?竟然還把男人帶進家里來了啊!"

這聲音她最熟悉,也最陌生,來自她的丈夫--南澤亞。

蕭蕓書嚇了一跳,循聲看去,就見南澤亞正站在房門前冷冷瞪著自己。

顧不上詫異他出現在這里,蕭蕓書著急解釋道,"不是的澤亞,你不要誤會……"

"閉嘴!"南澤亞怒斥,兩個字將她想說的話全部打了回去。

尚尊轉過身,與南澤亞打了個照面,直覺就猜出了兩人的關系。想起蕭蕓書在醫院里猶豫的模樣,尚尊下意識說,"你不該這樣對待自己的妻子。"

"什么?!"南澤亞瞇了瞇眸子。

本來見到蕭蕓書和尚尊站在一起,狀似親密,他就有點不爽了,又聽尚尊的語氣中帶著指責的意思,以為他們早就認識了,頓時怒上心頭。

南澤亞冷著臉朝二人走來,蕭蕓書轉身就把尚尊推上車,"對不起,尚尊,你先走吧!麻煩你過兩天再來一趟,我把醫院的錢還給你!"

錢算什么,他現在擔心的是那個男人會對她做什么,"可是他會不會……"

"不會的!澤亞不會打我的,你放心吧!快走吧!"蕭蕓書懇求道,她真的不想外人看到他們夫妻間爭鋒相對的樣子。

尚尊對上她著急地樣子,忍不住皺了下眉。

其實,他也確實不該插手人家夫妻間的事。尚尊妥協了,"好吧!"他說著,驅車離開。

南澤亞看著尚尊離去的背影,猛地駐足,對自己心里一瞬間產生的占有欲感到惡心。

他竟然反常地覺得那個人男人出現在蕭蕓書身邊,很礙眼?!甚至讓他有一種領地被人侵犯的錯覺。

南澤亞懊惱不已,不滿地怨氣自然落到了蕭蕓書的身上。

"干嘛這么著急讓人家走?覺得我會動手打人嗎?為了你打人嗎?蕭小姐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我知道你不會。"蕭蕓書的臉色蒼白,說的話也有氣無力的。

他從來只希望自己離他遠一點不是嗎?若真有個人把她帶離他的身邊,他怕是做夢都會笑醒吧?

心好痛,好痛。

她順從的態度,讓南澤亞有一種一拳打在空氣上的無力感,心里也跟著煩躁起來,"蕭小姐這是什么意思?因為我來的不是時候,壞了你的好事,所以生氣了嗎?"

"不是的,你誤會了,早晨我在機場……"蕭蕓書說著,對上他的決絕的眼神,猛然停了下來。

解釋了就有用嗎?解釋了他就會相信自己嗎?一次又一次,何嘗改變過?陸以情回來了,離開的時間就快到了,又何必再做掙扎?

一個他生命的局外人,再掙扎也不可能進入他的心扉不是嗎?

更何況,若是說自己進醫院了,他也不會相信,還只會說自己裝可憐吧?

一個他生命的局外人,就算死在路邊,他也不會為自己掉一滴眼淚吧?

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蕭蕓書忍著心痛,輕嘆一聲,"算了。"放手吧!放手吧!放手吧……

她突然像泄了氣的皮球似得,從他身邊走過。

南澤亞的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好像有什么東西改變了……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寵文
  3. 現代長篇言情
  4. 總裁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