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一劍曾當百萬師

更新時間:2019-11-20 10:15:14

一劍曾當百萬師 連載中

一劍曾當百萬師

來源:掌文 作者:小小小三七 分類:都市 主角:張揚,周雅惠

主人公叫張揚周雅惠的小說叫《一劍曾當百萬師》,本小說的作者是小小小三七所編寫的都市風格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不用管我!"郭磊雙手攥拳,死死盯著遠去的車輛,咬牙道:......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夜晚,一臺白色的奔馳CLA轎車,行駛在環城路上。

張揚坐在副駕,看著窗外風景,若有所思。

開車的是一個漂亮女人,穿著白色高領小毛衣,一頭中分的秀發,容顏絕美,卻無比陰沉,仿佛能從臉上刮下冰霜來。

"張揚,這三年,你一事無成,要*賺錢養你也就算了,可你連出門買菜這種事都辦不好!你真的是個廢物!"

終于,漂亮女人忍不住心中怒火,沖張揚怒吼道。

她叫周雅惠,是張揚名義上的老婆。

張揚在周家當了三年上門女婿。

今天傍晚,他騎車出門買菜,因為被催促了好幾次,路上走得太急,迎面撞上了一臺寶馬車。

寶馬車主大有來頭,是南市著名的大佬林豹。此人心狠手辣,瑕疵必報,認出張揚是周家的女婿后,直接把他扣住,威脅周家拿錢來賠償他。

周家在江都是名門大戶,可周雅惠這一房的地位不高,每年拿不到多少分紅,勉強夠生活,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錢來。

再加上張揚在周家不受待見,周家一開始是沒打算管張揚死活,讓他自生自滅。

可讓張揚沒想到的是,最后竟然是平時最討厭自己的老婆周雅惠,拿了一筆借來的錢,把他撈回去。

"老婆,對不起,又給你添麻煩了。以后不會這樣了。"

張揚摸摸鼻子,有些抱歉地道。

周雅惠訝異地看了他一眼。

嫁給這窩囊廢三年,不知道他給自己惹了多少麻煩,今天似乎是頭一次聽到他主動道歉。

"但愿吧!"

周雅惠愣了下,然后抬起下巴,高傲地移開目光。

半小時后,二人回到位于市區的家里。

是一個老式小區的四居室。

客廳內坐著一對中年夫婦,正是周雅惠的父親周明成和母親楊鈺,臉色都陰沉得可怕。

啪!

一紙離婚協議書,拍在張揚的面前。

"你這畜生外面闖那么大的禍,咱家養不活你!趕緊把字簽了,收拾你的東西滾蛋!你敢不簽,我找人收拾你!"

"我們家里已經拿不出一分錢,把你撈出來那五十萬,是雅惠找郭磊借的!就因為這個,雅惠還必須得答應郭磊,晚上要去陪他喝酒!你是個男人,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雅惠為了救你,連她的尊嚴都出賣了!"

"但凡你張揚還有點良心,就在這上面簽字吧!除非你要把雅惠害死才甘心!"

夫妻兩個站在張揚面前,罵罵咧咧。

這份離婚協議書,張揚不是第一次看到。只要他惹了禍,就會被岳父岳母威脅離婚。

周雅惠的名字,早就簽在協議書上,只剩下張揚那一欄是空白的。

張揚抬頭,看了一眼周雅惠。

只見她**貝齒,也在看著陳楓,沒有說話。

一切盡在不言中。

"我會簽字的,但不是現在。"張揚面無表情道。

"那是什么時候?"

"一個月后!"

"為什么非要等一個月后?"

"我有事情要做,等我把事情了結,我會永遠離開!"

"那可是你自己說的,你可別反悔!"

夫妻倆狠狠瞪了他幾眼。

周雅惠的美眸中閃過一絲黯淡色彩,美眸動了動,似乎有些驚訝,但更多的還是失望。

"我有點事,要出去一下。"

張揚突然說道。

"去哪?"周雅惠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家里一大堆事你不干了是吧?我警告你這小畜生,陽臺上那堆衣服你要是沒洗完,明天我讓你進不了家門"

岳母楊鈺心里憋著一口悶氣,罵罵咧咧的。

平時只要楊鈺發火,張揚就會乖乖聽話,唯命是從。

可今天,張揚卻理都不理,直接甩門而去,讓周家人一臉錯愕。

"這混蛋,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硬氣起來了?"楊鈺狐疑地看著門口。

"唉,真是沒法沒天了。"周明德嘆了口氣。

這時,周雅惠撇了撇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母:

"爸,媽,以后你們對張揚好一點吧。他雖然不太爭氣,但這幾年沒少幫家里做事,但是媽每天都要找理由罵他..."

"雅惠,你怎么搞的?你竟然幫他說話?"楊鈺瞪大眼睛,不可思議。

"張揚是哥哥的戰友,當初也是哥哥介紹我們認識的!"

留下這句話,周雅惠就回了自己房間。

...

由于周家住的是十多年前的老小區,位置也偏僻,住的人不多。晚上外面十分安靜,只有偶爾路過的街坊鄰居。

"還不出來見我?"

張揚走到一顆槐樹下,背負雙手,淡淡地道。

他說完,身后不遠處的夜色中,悄然浮現出一個瘦高的身影,一襲黑衣,仿佛是黑暗的使者。

"君侯。"

黑衣男子來到張揚身后,謙卑地低下頭顱。

他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戾氣,目光睥睨,孤傲凌云,一看就是人中龍鳳,非同凡響的存在。

但卻在張揚面前,低頭俯首。

"三年,你來的不早也不晚。"

張揚背著手,吐出一口濁氣,帶動周圍數米的氣流,風馳電掣,氣貫長虹。

想到這三年的忍辱負重,張揚心中就有怒火翻騰。

他一腳踏出,直接將腳下的一塊巖石,踩成齏粉。

隱姓埋名,當了三年的贅婿,張揚不知道受過多少冷嘲熱諷,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頭。

每天被人戳脊梁骨,一直到了張揚都習慣的地步。

在這里,沒有人知道。

當年張揚巔峰時期,那是何等的睥睨天下,氣吞寰宇。

不但醫武雙絕,更擁有富可敵國的資產,被上峰授予九枚龍紋勛章,封號君侯。

何謂君侯?

在古時,君侯即封侯而為丞相者,地位尊崇,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三年前,張揚為了調查戰友周天浩死亡的真相,屈尊來到江南,卻遭人暗算,導致身負重傷,不得不忍辱負重,臥薪嘗膽。

這名黑衣男子,是張揚手下的五大戰將之一的麒麟,人如其名,身懷麒麟之才。

"君侯,您要的那些東西,我都帶來了,存在江都銀行本部。"

麒麟低下頭,畢恭畢敬。

"很好。"

張揚點點頭,發現麒麟似乎欲言又止。

"有事想說?"

麒麟猶豫片刻,徐徐道:

"君侯,您的傷勢早已恢復,隨時可以宣告回歸,那時您一呼百諾,何等風光。何必非要...非要留在周家,當什么上門女婿?"

"難道就因為,那女人是周天浩的妹妹?所以君侯才如此忍讓?"

"是的!"

張揚兩眼微微一瞇,語氣深邃。

"當年我孤身來到江南,調查周天浩的死,遭人暗算,險些死在這里。周家雖然待我刻薄了些,好歹也給我提供了棲身之處,讓我能夠熬過來。"

這時,聽到遠處傳來呼嘯的聲浪。

只見一臺紅色的保時捷跑車,迅速駛來,停在居民樓下。

又過了片刻,樓上下來一個打扮漂亮的女人,猶豫了一下,坐上了保時捷的副駕。

"周小姐,你今晚真迷人。"

開車的郭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轟下油門,載著美女揚長而去。

"君侯,這..."

麒麟有些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今晚的事,因我而起,我能理解她。"張揚淡淡地道。

"要*跟上去,暗中保護她嗎?"麒麟請示道。

"嗯。"

張揚點頭。

颼呼!

一瞬間,麒麟就像是鬼魅般,消失不見。

"是時候宣告回歸了!"

張揚的眼中射出兩道寒芒,氣質一變。

他沒有回家,直接來到市中心的江都銀行總部。

銀行已經到了下班的時間,員工們正在收拾東西,隨時準備關燈。

"等等。"

伴隨著一個聲音,張揚從外面走來。

"我有業務要辦。"

"不好意思,這位先生,現在辦理業務的窗口,已經沒人了。"一位標致的美女經理上前解釋道,"我們銀行,只有VIP接待中心,才會二十四小時提供業務,但是需要先生提供VIP貴賓卡,而且每年的交易額度要大于一千萬人民幣才行..."

銀行的VIP貴賓,屈指可數,不僅要有驚人財富,還得是具有影響力的大人物。

"經理,不要和這種人廢話。他這身打扮,不可能是VIP貴賓,趕緊讓他走人吧,別浪費大家.伙時間!"

"再不走就叫保安過來解決吧!"

旁邊幾名同事,也都在冷嘲熱諷。

"請問先生你能出世VIP貴賓卡嗎?"美女經理,耐著性子問了一句,其實已經非常不耐煩。

"我不需要。"

張揚的語氣陡然提高:

"我可以虹*識別!"

"虹*識別..."

美女經理當場驚呆,頓時肅然起敬。

她立刻致電行長,隨后帶張揚來到銀行的地下金庫,打開虹*識別的設備。

張揚站在設備前,眨了一下眼睛。

驗證通過!

咔嚓。

金庫內,最大的那間密室,鐵門自動打開。

里面金閃閃的一片。

成堆的金磚,數百顆碩大的鉆石,再加上堆滿幾十個保險柜的美鈔、英鎊,以及數不清的資產證券...

美女經理站在密室門口,背著一幕深深震撼到。

只有四個字能形容這一切。

富可敵國!

張揚看都不看這些資產,打開密室內的一臺高級筆記本電腦,確認自己的身份后,以筆記本電腦為中心,朝無數個不同的地點,發送了一段代碼指令。

短短的十分鐘內后,國內,無數個基站受到指令,再次轉發出去。無數名的億萬富豪,都得到了君侯回歸的通知,許多人感動得熱淚盈眶。

許多龐大到讓人難以想象的勢力,如同一條條河流,從世界各地,朝江南,匯聚而來。

做完這些,張揚關掉電腦,離開銀行。

"尊敬的張先生!我叫秦燕舞,這是我的名片!以后我就是您的私人金融顧問,竭誠為您服務!"

美女經理,一路追著張揚,送上了自己的名片。

這時,張揚接到周雅惠的電話,叫張揚去A+酒吧接她回家。

看來周雅惠心里清楚,郭磊約她喝酒,抱有不好的想法。為了安全起見,就讓張揚過去一趟。

銀行距離酒吧,距離不近,大晚上的不好攔車。

"你有車嗎?"

張揚對秦燕舞說道。

"我有。"秦燕舞點點頭,無比榮幸地問道:

"陳先生您要去哪?我可以送您!"

"不用,車鑰匙給我!"張揚說道。

秦燕舞沒有任何猶豫,遞過去自己的車鑰匙。

她是銀行總部的經理,父親是銀行行長,家境優越,座駕是一臺瑪莎拉蒂總裁,就停在銀行門口,十分矚目。

要是別人借車,那她肯定不樂意。可張揚是銀行最尊貴,最有錢的顧客,存在這里的資產千億,已經不是普通富豪,而是神豪!

這種人,不怕他借車,就怕他不借。

轟轟轟!

張揚坐上車,直奔A+酒吧。

到酒吧門口的時候,剛好看到先前那臺保時捷停在路邊,十分引人矚目。

車子旁邊,站著一男一女,正是郭磊和周雅惠。

"夏小姐,我看你喝了那么多,一個人在這很危險的,我送你去酒店休息吧!"

郭磊深情款款地看著眼前醉酒的女人。

"不用。"周雅惠搖了搖頭,盡力讓自己保持清醒,"我老公等會來接我。"

"誰知道他什么時候來啊?大晚上的,你一個女孩子站在路邊,太危險,還是我送你吧!"郭磊趁機湊了過來。

他想趁機抓周雅惠的手,可是卻被周雅惠警覺地躲開。

連續幾次,郭磊臉色有些難看,攤牌道:

"周小姐,你這樣可就沒意思了啊。你別忘了,今天晚上你是怎么求我的!要不是我借你五十萬,你那廢物老公還有命在?"

"我給你兩個選擇。"

"要么現在把錢還給我,要么今晚留下陪我!"

周雅惠緊緊咬著嘴唇,一臉為難。

喝了太多酒,讓她有些意識模糊,思緒混亂...

見到此,郭磊心中大喜,覺得今晚有望,哪里還管周雅惠是否愿意,上來就要強行把她拽進車里。

街對面的樹下,站著一名黑衣男子,正是麒麟。

看到這一幕,麒麟兩眼微微一瞇,似乎要做些什么。

突然一只手,搭在麒麟肩膀上。

"君侯,你來了。"

麒麟連忙退后。

他知道,接下來就沒他什么事了。

只見張揚大步穿過馬路,猛地抓住郭磊伸到一半的咸豬手,一記抱臂過肩摔。

嘭的一聲,郭磊就被重重摔在地上。

"張揚!"

"你這個廢物,你竟敢..."

認出對方是張揚,郭磊勃然大怒,想爬起來卻起不來。

他發現自己的腰好像被摔斷了!

張揚看都不看他,順勢抱過搖搖欲墜的周雅惠,把她摟在懷中,離開前對郭磊留下一句話:

"再有下次,我送你下地獄。"

"媽的..."

郭磊咬牙切齒,卻只能趴在地上,像條狗似的,眼睜睜看著張揚抱周雅惠上車,揚長而去。

很快,就有幾名面貌兇狠的男子趕來:

"郭少,您沒事吧?"

"要不要幫您喊救護車?"

他們是郭家的保鏢,專門負責保護郭磊的安全。

"不用管我!"郭磊雙手攥拳,死死盯著遠去的車輛,咬牙道:

"喪虎,你快給我追上去,弄死這個廢物!把那女的給我抓回來!"

"快去!"

猜你喜歡

  1. 現代長篇言情
  2. 都市重生
  3. 女強男強小說
  4. 逆襲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