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重生> 夫君,咱不做陳世美行不?

更新時間:2019-11-20 13:54:56

夫君,咱不做陳世美行不? 連載中

夫君,咱不做陳世美行不?

來源:追書云 作者:藍羽君臨 分類:重生 主角:秦硯,花妮

小說《夫君,咱不做陳世美行不?》,主角是秦硯花妮,該小說出自網絡作家藍羽君臨所寫的一本原創網絡作品,非常好看非常有趣的一本重生小說;感情也比較自然。節奏感很好,劇情推進不快不慢,很吸引人。是非常棒的文章,喜歡的小伙伴們不要錯過了哦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花妮心里七上八下,花家老爹卻松了一口氣,卻不想包大人接著又道,“你討要賭債不錯,但是你擅入民宅,傷及無辜,意圖綁架勒索……”

包大人威嚴的聲音響起,花妮只覺得心中暖熱,她掃了一眼瞠目結舌的黃一疤和三貴子,心里得意的厲害。

看吧看吧,你們以為包大人是狗官,看走眼了吧?

連花家老爹也有些吃驚,為花妮擔了半天的心算是放下了,以為花妮沖動壞事,誰曉得卻是險中求勝?

花妮想著這都是秦硯帶人來救她的,多虧了秦硯,轉頭感激的笑看著秦硯,卻不想秦硯也露個笑。

有點英雄所見略同的意思。

雖然秦硯沒說啥,但是花妮莫名覺得,秦硯和她想的一樣,覺得包大人是個好官。

“按律判你二十大板,你心里可服?”

咳!

包拯話音沒落,一聲很刻意的咳嗽響起,來自張主簿。

他虛掩著嘴,眼神卻只落在眼前的筆墨。

包拯收回眼神,驚堂木一拍,“本官問你,服是不服?”

黃一疤皺了眉,盯著包拯半響不吭聲,這黑炭頭什么意思,難道李大人走時沒跟這位包大人交代兩句?

“這個,大人,您初來乍到,可能不知道,我們四方賭館……”

三貴子正要給這位新來的大人做個四方賭館的背景介紹呢,啪!

一聲驚堂木拍的三貴子一震,差點咬著了舌頭。

“本官問話,旁人休得多言!”

威武~

合著包大人這一聲厲喝,兩邊校衛的水火棍一頓,威武之聲一起,喝的全場人心頭一顫。

黃一疤才慢悠悠開了口,“小人不服!包大人,你說我擅闖民宅,傷及無辜,有何證據?”

“張龍親眼所見,還敢狡辯,來呀,板子伺候!”

黃一疤一愣,覺得包拯是嚇唬他呢!

卻不想身后通的一腳,膝蓋一軟,他已經趴在了地上。

張龍趙虎板子已經架在他**上,就等包大人一聲令下。

黃一疤徹底火了,囂張的嚷嚷,“我看這里誰敢打我!”

包拯剛拿了火簽要扔,卻不想又是幾聲咳嗽。

咳得又快又刻意。

包拯頓了一下,看向咳嗽的張主簿,沉聲問道,“張主簿,你可是有話要說?”

張主簿起身,一拱手,“大人,這里不方便,去后堂再說。”

看主簿似乎真有話要說,包拯新來乍到,主簿的面子自然要給,略略思忖,起身走向了后堂。

張主簿轉進后堂時,轉頭給了黃一疤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黃一疤冷笑,起身推開了張龍趙虎,盤腿坐在地上,冷眼將花妮,花家老爹,秦硯瞧了一圈。

花家老爹沒經過這陣仗,腿都軟了,拉著花妮,“閨女啊,咱們走吧,俗話說強龍斗不過地頭蛇,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和官府蛇鼠一窩,我們現在走了,至少有個安寧!”

花妮看黃一疤那胳膊一抱盤腿一坐的囂張樣子,心里咽不下那口氣,“爹,不能走,今天我們低了頭,回頭他們還會找我們麻煩!我相信包大人是清官,他一定會給我們一個公道的!”

“哎呀,你這妮子怎么這么犟?”

見花妮不動,花家老爹急了,轉向秦硯,“姑爺,你快勸勸花妮,置氣也不能挑這時候!”

秦硯剛才眼見張主簿如此,想起之前的秦家冤案,這位主簿也是“功不可沒”,嘆了口氣,“天下烏鴉一般黑,你又何必逞一時意氣?”

連秦硯也這么說,他大概覺得她是個不懂事的,還要連累她爹和自己!

花妮急的眼淚都要掉了,不知道怎么跟他們解釋,這位是后世的包青天啊,是位清的不能再清的官了。

“閨女啊,聽爹一句勸,走吧!”

“花妮,大丈夫能屈能伸,莫要斗氣!”

眼見花家老爹來拉她,花妮干脆也學了黃一疤盤腿坐下,耍了賴,“我不走,你們要走就走,若包大人真是昏官,我今日就算挨了板子也認了!”

秦硯看著花妮盤腿而坐的背影,纖細的身板,卻生生多了些傲骨的味道。

“姑爺,你看怎么辦?”

花家老爹真要哭了,寄望著秦硯勸勸花妮,卻不想秦硯一笑,“好,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看看這位大人到底是清是昏?”

見花妮欣喜的看著自己,秦硯給了個安心的笑,“若是打板子,也算我一個!”

花妮抿著嘴樂,就為秦硯這句話,她心里就說不來的歡喜!

花家老爹一看閨女傻,連姑爺也傻了,無奈的一拍**,“好吧,要打板子就先打我!”

黃一疤眼見三人這般,冷笑道,“見過傻的,沒見過一家子都傻的!”

正說著,包大人坐了回來,張主簿也坐了回去,給黃一疤一個搞定的眼神。

黃一疤得意的看著花妮,“花家小妮,剛才讓你走,你不走,等著打板子吧!”

花妮不客氣的回敬,“誰打板子,還不一定呢!”

啪!

驚堂木一拍,包大人一開口,“案情已明,黃一疤擅闖民宅,擄人勒索,證據確鑿,判三十大板,三貴子是幫兇,判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包大人火簽一扔,“打!”

黃一疤和三貴子還沒明白呢,已經被摁在那里,**的打了起來。

主簿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在黃一疤憤恨的眼神下,慢慢坐了回去,緩緩問道,“大人,不是說二十大板,為什么又多了?”

包拯有意無意的掃了主簿一眼,“意圖賄賂,罪加一等!”

這頓板子打的,看到花妮三人心潮澎湃,那個激動啊!

花家老爹都不能相信,拉起了花妮,“這……這位包大人還真是清官!”

花妮激動的點頭,“我就說他是,你們不信!”

說著撇過頭看秦硯,卻不想秦硯也剛好看向她,眼波溫柔,似有笑意。

什么都沒說,卻有種你說的對的意思。

花妮紅著臉轉過來,莫名的臉有些燙!

黃一疤的板子打完了,卻又聽包大人開口,“花家老爹你欠錢不還,以硯抵債,有字據為證,本官判你拿出硯臺給黃老板,你可服?”

花妮一聽就急了,嘴里嘟囔,“這擺明是黃一疤想占便宜,包大人怎么這么判?”

秦硯拉過她,小聲道,“有字據為證,包大人這么判,也是公允!”

是這么說沒錯了,可是上哪找硯臺去啊?

猜你喜歡

  1. 輪回重生小說
  2. 宮闈情仇
  3. 宮斗小說
  4. 宮廷斗爭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