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都市> 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

更新時間:2019-11-20 12:21:17

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 已完結

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

來源:追書云 作者:池清淺 分類:都市 主角:嚴離,落小末

小說主人公是嚴離落小末的小說叫做《冷愛暖寵:紙婚不由己》,本小說的作者是池清淺所編寫的都市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20歲的落小末,從來沒有想過要愛上誰。她原本是打算,就這樣一個人等待死亡的來臨。卻因家人為一己私利將她送人。然后她遇見了嚴離,從此陷入萬劫不復。愛不能言,恨只能咽……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那個……你沒告訴我你的號碼。”落小末的視線都停留在她的手腕上,這個人的力氣怎么那么大啊?好痛。

聽落小末這么一說,嚴離瞬間尷尬了。

好像確實是他沒有告訴她,“說了你會記得?”

落小末點頭,她敢不記得嗎?

看著要煮沸的水,抬頭問了一句,“你要不要吃點?”

合乎時宜地,嚴總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了一圈,“我要吃……”

還未等嚴總點菜,落小末掙開他的手,淡淡地說了一句,“只有清湯掛面。”

這下該嚴離愣了,這怎么突然像只小白兔,突然又像只高冷的獅子了呢?

看著嚴離錯愕的樣子,落小末好像很善良的樣子,解釋了一句,“你家除了這個什么都沒有。”

“哦。”嚴離回答了這么一句之后,趕緊走,恐怕之后不知道會出現什么狀況,這落小末完全出乎了他的掌控范圍。

落小末一會兒就做好了面條,“吃面了。”

嚴離坐過來的時候,真想說一句‘要不我們叫外賣吧!’。

他發誓,這是他見過最最清淡的一碗面了,除了面就是面湯,連油都沒有一點,嘗了嘗,還是有味道的,估計是放了一點鹽。

他整個人都有一種想死的節奏。

不過對面的落小末倒是吃得挺香的。

安安靜靜地坐著,安安靜靜地吃著。

嚴離怎么看都像落小末是被虐待大的一樣。

他在一旁看著落小末慢慢的吃,好像在想些什么。

不過他倒是不挑食的,三下五除二便消滅了這碗面條便轉身回屋了。

“終于吃飽了。”落小末長舒一口氣,從被嚴夏帶走之后,她就沒吃過東西,在宴會,剛準備吃點心,便遇到這樣那樣的事情,哎……吃個東西可真難。

落小末收拾完餐具之后,剛到沙發上坐下,便看見嚴離從里面大步流星地走到她跟前,扔給她兩件衣服,“去洗澡。”

“哦。你房間在哪里?”

“恩?”嚴離一個冷眼飛過去。

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樣,費盡心思爬上男人的chuang嗎?

落小末給嚇得,小聲地解釋,“我只是想說,知道哪個是你的房間,我就不進去了。”

嚴離指了指其中一個,落小末便如避洪水蛇蟻一般,一路小跑進了其他的房間。

看這樣子,嚴離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之前是因為以為落小末要去他房間,現在是因為,落小末明說不會去他房間,唉……這都什么跟什么嘛!

落小末出來的時候,嚴離在沙發上看電視。

她本以為嚴離已經回房間了才出來的,現在看見他還在,立馬轉身回去。

“過來!”

落小末望天,果然不該出來的嗎?但是現在有什么辦法,唉……落小末慢慢走過去。

“坐下。”

落小末剛要坐在一個相對較遠的位置的時候,便看見嚴離繃著一張臉,指了指身旁的位置。

最后落小末很沒骨氣地坐了過去,畢竟這是在人家的地盤,爺爺又不過來接她,又不把她的東西還她,要是他趕她出去,她豈不是要睡大街?

“怎么又不把頭發吹干?”嚴離怒瞪著落小末。

“一會兒它會干的,反正我現在不睡。”落小末心里無限怒吼,你管得也太寬了吧?我吹不吹頭發你都管,你家是住在太平洋還是住在長江邊啊?!

“怎么那么笨啊?!”嚴離低吼了一聲,蹲下·身,把落小末的腿給撈起來,嚇得落小末一聲驚呼,死命摁住本來就不長的襯衣衣角。

看著落小末的動作,嚴離有些覺得頭疼,找到被鞋磨破皮的地方,貼上創可貼,“以后鞋要是不合適,就說,換一雙就是了。”

“哦。謝謝。反正也不長穿,沒事啦。”

嚴離這才想起,跟她見的前兩次,她都穿的是板鞋,而且,好像她的衣服都是搭配運動鞋的,確實是第一次見她穿高跟鞋,難道她不喜歡?

“不常穿也會穿的,難道穿一次磨一次嗎?你以為我家是賣創可貼的?”

“哦,對不起,以后我會注意的,不會浪費你家創可貼的。”

嚴離額頭青筋暴起,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從一開始,落小末一直說著你家,你爺爺,你家創可貼,你家吃的,全都是他家,她嫁給了他,就不能說是她家的嗎?!

“怎么了嗎?”見氣氛不對,落小末又不想被這陰晴不定的主給轟出去,只好開口詢問。

嚴離幾乎是咬著牙齒蹦出兩個字,“沒事。”

“哦,沒事的話,那我就回房了。”落小末趕緊溜回自己房間,逃離這個危險陣地。

這邊自己郁悶半天的嚴離,最終回房間洗澡睡覺去了。

而造成這些狀況的罪魁禍首此時卻悠閑的喝著茶,跟宮炻聊著天,下著棋。

“爺爺,你確定這樣真的可行嗎?”

“我自己的孫子,我怎么會不知道。”

“可是,尹慧……嚴離他放得下嗎?”

“有了小末啊,就放下了。心頭有了一個人,前塵都是浮云。”

“那萬一尹慧突然回來了,小末豈不是……?爺爺你也說,小末是個好女孩兒……”

“就算她回來了,嚴離也不會離婚的。”

“就是一份合約?爺爺,嚴離如果做了決定,一份合約,是拴不住他的。”

嚴夏搖頭,“我當然知道合約拴不住他,但是有人可以。”

“小末?現在看來,還不盡然。”

嚴夏搖頭,“他母親。”

宮炻恍然大悟,“他自己知道婚姻不幸的痛苦,他母親便是前車之鑒,若是他對小末有一點心,便不會傷害她。是這樣嗎?”

嚴夏露出了老狐貍的笑容,“小炻不笨嘛。”

“呵呵……那我是不是可以也插一腳?”

看著嚴夏‘別搞砸’的眼神,宮炻給了嚴夏一個放心的笑容,“好歹那是我兄弟,我也希望那小子能過得好。他心里就是裝太多,有小末幫他倒倒,是不錯的。做兄弟的,能做的就是在后面推一把咯!”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都市重生
  3. 腹黑
  4. 豪門婚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