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總裁> 枕上總裁:嬌妻夜夜撩

更新時間:2019-11-15 12:09:49

枕上總裁:嬌妻夜夜撩 已完結

枕上總裁:嬌妻夜夜撩

來源:微閱云 作者:顏草 分類:總裁 主角:姜山訣,申知遇

小說《枕上總裁:嬌妻夜夜撩》,主角是姜山訣申知遇,該小說出自網絡作家顏草所寫的一本原創網絡作品,非常好看非常有趣的一本總裁小說;故事語言清新活潑,生動豐富,結構獨特合理。別開生面,情趣盎然。大力推薦閱讀,千萬不要錯過超贊的!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山訣今晚能夠不離開么?陪陪我,這么多年了我想你。”

杜玥星抱住男人的腰,想要留下男人,她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

姜山訣既然今晚來接她了,那么對她就不是無情的,她要留住她。

“杜玥星,你好自為之吧,我們不是一路人了。”

姜山訣將女人的手拿開,轉身便離去了,對于他來說他早已經將過往畫上了句號。

往事終歸是往事。

女人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雙手緊握成拳。

沒事時間還多,她總有辦法讓男人回心轉意。

姜山訣沒有回到自己的家里,而是直接在酒店的總統套房套房里面住下了。

看著夜色,思緒已經不知道飄到什么地方去了,腦海當中還有以前那些美好的回憶,當然回憶只能夠是回憶。

……

“叮咚,叮咚……”

門鈴一直樂此不疲的響著,chuang上的人兒掙扎著站了起來,雖然疑惑不過還是下chuang去開了門。

只不過門口站的人卻是她沒有想到過會出現在這里的人。

“姜山祈?”

申知遇看著來人,心緊緊的揪在了一起,他瘦了。

對于姜山祈她是愧疚的,她自知傷害了他,也讓兩人徹底到了不可挽回的境地。

所謂有得必有失有因必有果,自己自然是要承擔這個果的。

“申知遇怎么樣住別墅的感覺不錯吧?”

姜山祈上下打量著申知遇,那樣嘲諷的目光讓申知遇渾身不自在。

“姜山祈你來做什么?”

“我自然是來看看大嫂,看看你一個人過的怎么樣?”

“怎么樣獨守空房的感覺怎么樣?”

姜山祈靠近她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出了這些話。

“申知遇你該有自知之明了,你不屬于這里,姜家更加沒有你的容身之地,怎么真的以為爬上了我哥的chuang就可以順理成章的成他的妻子了?”

“就你這樣的女人連在姜家當女傭的資格都沒有還真是當自己是姜家的少奶奶了?”

姜山祈毫無收斂的諷刺一句句都扎進了申知遇的心里面,她無法反駁。

“怎么不說話了?申知遇你有沒有后悔喃?至少要是你和我在一起那么你這姜家少奶奶的位置就穩了。“

“不過現在嘛……呵呵。”

姜山祈看著眼前的女人想要從她的臉上讀出一絲的懊悔,但是卻是一點兒都沒有。

這讓他更加的憤怒。

“申知遇我原來怎么沒有發現你是這樣犯jian的女人,是不是只要是有錢人的chuang你都愿意爬喃?”

“我給你個機會爬上我的chuang,也許我心情好就不會和我哥說我們兩個過往的事情也許你還有機會,你覺得怎么樣?”

“姜山祈你夠了!”

對于姜山祈的羞辱申知遇已經是忍無可忍了,她強忍著淚水不讓其掉下來。

她就這樣瞪著眼前這個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

不敢相信說出這樣話的人曾經是自己深愛的人。

“怎么敢做還不敢讓我說了?申知遇你對得起我嗎?我那么的愛你,然后喃?你就這樣給我帶的綠帽子?”

“姜山祈我們已經分手了,你何必在這樣糾纏?”

“分手?怎么有了下一個目標就覺得我可以隨意丟棄了?申知遇你真是覺得我好欺負?我告訴你對于你這樣的jian女人我方法多的是。”

“想要嫁入姜家?你做夢!”

男人怒吼著,眼里的憤怒像是要將女人給融化掉。

“呵?姜山祈你當你是誰?姜家二少?說白了姜家是姜山訣的,你以為你以后能夠得到什么?現在你有什么資格在我的面前叫囂。”

申知遇也是已經口不擇言,她已然是無法忍受了。

“申知遇就算你上了我哥的chuang也別忘了,我才是你的男朋友,你這樣的女人注定一輩子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姜山祈你也別忘了我們早就已經分手了,我做什么你管不著,別太把自己當回事。”

“你們再說什么?”

突然的聲音讓兩人神情變得不自然,申知遇身體一僵,這樣冰冷的聲音除了姜山訣還能夠是誰。

申知遇僵硬的轉身,她有想過這件事情瞞不住,但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場景之下被他知道。

“我問你,你們剛才說的是真的?”

姜山訣看著申知遇,眼睛危險的瞇成了一條縫,他還真沒想到原來這個女人還有這么一手。

腳踏兩條船?還是那個女人派來的?

想到這個可能姜山訣的臉色更加的陰沉了。

“呵,還真是巧呀哥,既然這樣那我也沒有必要瞞著什么了……”

“姜山祈!”

申知遇急忙出聲,她不擔心自己,但是她擔心的是身在美國的父親,她怕……

“怎么?現在著急了?背叛我的時候怎么不說喃?不是急著和我分手爬上我哥的chuang么?怎么現在知道害怕了?”

姜山祈嘲諷著。

他看著姜山訣。

“姜山訣你還不知道吧,你眼前這個女人可是我的女朋友,不對,應該是前女友喃,這女人爬上你的chuang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分手。”

“不過也算了,這樣的女人我還真是瞧不上。”

“不過喃,姜山訣沒想到你居然會喜歡上這樣的破鞋,還真是……”

姜山祈嘲諷著,對于這個事事都高于他的哥哥他可不是很喜歡,這次也算是他討回來一部分了。

“呵!”

“姜山訣這以后看人還是要清楚一些,別什么人都往自己chuang上帶也不怕臟。”

說完轉身離去不再看申知遇一眼。

姜山祈的話一句句都扎在申知遇的心上,她沒有想到自己在姜山祈的心里居然是那樣的不堪。

其實想想自己確實也是那樣不堪呀。

一道冷冽的目光讓申知遇渾身一抖,抬起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已經處于暴怒邊緣的男人。

“我……你……”

申知遇想要開口辯解,但卻發現自己居然毫無反擊的力量。

只得默默的等著。

“進去。”

男人陰沉著一張臉,一臉的冰霜,比平日更冷上幾分。

不過他自然不愿意自己的事情成為別人的談資。

申知遇聽話的走進了房間,她知道男人生氣了,等待她的絕對不會是好事。

“啊……”

申知遇一聲驚呼,整個人就被男人推倒在chuang上,申知遇掙扎著坐了起來卻是一句話也不敢說,

現在的她猶如在等待著暴風雨的來臨一般那樣的無措。

“你騙我。”

姜山訣冷冷的眼神盯著chuang上的女人。

“我沒有。”

“沒有?呵,你和姜山祈怎么解釋?怎么難道想說一切都是誤會?”

“我……”

申知遇動了動嘴巴最終是沒有說出話來。

“女人,你說對于欺騙我的人我會怎么處理喃?”

“是,我是隱瞞了這個,但是我并沒有欺騙你任何事情。”

“啪……”

一聲脆響,女人的臉迅速變了顏色,申知遇輕輕撫著自己的臉眼淚一顆一顆的掉落。

看著這樣的申知遇,姜山訣的眼睛里出現了一絲心疼,但很快便消失,對于算計自己的人從來不會有好結果。

“女人,做人該有自知之明,怎么還真是覺得上了我的chuang就真以為自己姜家少奶奶了?你不過就是我用錢買來的玩物罷了。”

“既然敢算計我,那么就要做好承受我怒氣的準備。”

“我想,你父親剛做完手術也就沒有必要再在監護室呆著了,也許普通病房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你覺得喃?”

男人嘴角微勾看著眼前狼狽的女人。

“不,我求求你,不要,那樣我父親會死的,我求求你。”

“怎么算計我的時候不就該想到會有這樣的后果么?難道你還覺得我會為了一個背叛我的女人去做事?”

“申知遇你還是不了解我呀,你放心,我會讓你以后得生活過的很精彩。”

“敢和溫季一起算計我,還真是該死……”

男人手緊緊的握著女人的下巴,直到已經有了深深的指印才放開。

“我沒有……”

“沒有?沒有那天你那么恰好就出現在我面前?”

“哪天都是意外,全都是巧合。”

申知遇想著那天痛苦的閉上了眼睛,要不是有那么多的巧合自己也不會走上這樣一跳讓自己都厭惡自己的路。

“巧合?申知遇,看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呀。”

姜山訣沒想到申知遇居然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都還在狡辯,這女人真該死。

“姜山訣,那天要不是我也被人算計了,我怎么會那樣。”

“你自己看。”

申知遇走到一旁那天的文件她一直留著的,并且里面還有一只錄音筆,那天的一切都在里面。

申知遇只覺得自己最不想要想起的事情再次的浮現在了眼前,淚落的更加歡暢。

姜山訣接過,半信半疑的看了起來。

他抬頭看著哭泣的女人,看樣子這個女人還真不是那個女人派來的。

不過……

“你最好給我好自為之和姜山祈保持該有的距離,不然后果就是你承受不了的了。”

“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該自己奢望的東西就不要去奢望。”

“今天的事情我不想要再看到第二次,否則下次你父親……”

男人不再說下去,將手里的東西丟給申知遇,轉身離開。

申知遇癱倒在chuang上,今天的她真是狼狽不堪。

對于她而言每一天都猶如煎熬一般的存在,不知何時才能夠有一個結果。

她不奢求其他,只想要有一個安靜的地方讓自己能夠**自己的傷口,僅此而已。

猜你喜歡

  1. 古代言情
  2. 現代長篇言情
  3. 總裁
  4. 都市重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