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小說庫> 短篇> 師父別想逃

更新時間:2019-11-20 13:38:25

師父別想逃 已完結

師父別想逃

來源:追書云 作者:嫦笑 分類:短篇 主角:明安十三,赤夏珄

師父別想逃主角是明安十三,赤夏珄的小說故事內容新穎別出心裁,劇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強烈推薦大家閱讀!內容講述了“阿珄乖,再忍忍,等下師父帶你出去玩好不好?”國巫大人驚瑤說完便拿著明晃晃的刀再一次取了小徒弟的血,小徒弟蜷縮在她的懷里眼里包著淚,可憐兮兮的惹人憐愛。驚瑤用這樣甜言蜜語柔情似水的招數,哄了赤夏國太子赤夏珄十四年。就在赤夏珄發現自己對師父驚瑤有了旁的不可說的心思時,不料一朝東窗事發,赤夏珄如夢初醒。“我與你相識十四載,喚你一聲師父,我敬你重你,卻不想原來是你殺了我父皇母后,布下這滔天騙局... 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師父,你好些了嗎?”

是赤夏珄的聲音,他溫柔的嗓音在不遠處響起來。

沈沅芷聽得心頭一顫,忍不住想著若是有朝一日他也用這樣溫柔的聲音同她說話……

就在她浮想聯翩時,又一道女音輕輕柔柔的傳了過來。

“阿珄,你還疼嗎?”

那是國巫驚瑤,聽上去有些虛弱。

厚重的紗幔將寢殿里的情形遮掩的頗為嚴實,沈沅芷站在柱子后面只能依稀看見chuang前的兩個人影。

就在她納悶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時,緊接著她便聽得她的珄哥哥說道:“師父,我還年輕,這點血不算什么。”

說到這赤夏珄頓了頓,然后沈沅芷就看見這人握住了國巫驚瑤的手,一汪深潭似的眸子柔情款款地看著驚瑤:“師父,只要你好了徒兒就不疼。”

來不及為赤夏珄這話感到苦澀,后知后覺的沈沅芷發現了更重要的事情。

赤夏珄說這點血不算什么!

怪不得她一進來就覺得哪里隱隱不對勁,原來竟是這樣!

寢殿的空氣中漂浮著一股幽幽的蘭花香氣,可在那香氣里卻還有一絲極淡的血腥味。

難道說那血是……

是她的珄哥哥!

一想到這樣的可能,她后背倏地立起一層雞皮疙瘩。

國巫若是病了可以找御醫,為何要用她珄哥哥的血?她珄哥哥可是赤夏國未來的皇帝!怎么能為了一個女人毫不顧惜自己的身體?!

到了這時候沈沅芷才發現寢殿里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竟是只有國巫與她的珄哥哥。

這兩個人年歲上不過相差五歲,雖說是師徒相稱,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成何體統?!

長喜呢?這個死奴才都不會勸阻的嗎?

這樣想著,她愈發止不住自己的擔心,微微尋死了片刻,她終是提著一顆心輕輕撥開了自己面前的紗幔。

只是一眼,沈沅芷整個人便立時被一種既苦澀又嫉恨的情緒給占滿了。

她從來沒有在赤夏珄臉上見過那樣的神情,溫柔,專注,擔憂,卻又小心翼翼,好像除了眼前人再也看不到別的,仿佛國巫驚瑤不是他的師父,而是他心尖尖上的意中人。

這樣的眼神不該是一個徒弟看師父的眼神。

那是男人看女人的眼神。

一想到自己從小守到大的珄哥哥十有八九是看上了國巫驚瑤,沈沅芷頓覺心中酸楚不堪。

她一直以為赤夏珄從不近女色必定是因著心中有她,所以她一直在等,她甚至還傻傻地想著是不是自己的喜歡不夠明顯,所以她的珄哥哥才久久不同她說起,卻不想,原來這一切不過都是她自作多情。

原來竟是這樣。

從那以后沈沅芷就變了,對于她和赤夏珄之間她不再滿懷期待,因為她知道,她珄哥哥的心已經給了別的女人,但這并不影響她決心要得到赤夏珄的念頭。

她為他著迷了這樣久,怎么可能輕易放棄?

他的王后,只能是她!

從這里開始,在沈沅芷察覺出國巫驚瑤也許并不簡單后,她對其長達一年多的探查便開始了。

她不是個笨的,若國巫大人真是一心一意為了赤夏國好,又怎么會忍心傷害赤夏國未來的國君?這里頭一定有貓膩。

只要是做過的事情就一定會在這個世上留下痕跡,就算遮掩的再天衣無縫也總會被發現。

而當驚瑤的真實身份被她查清楚時,她忍不住為這個女人的驚天陰謀和幾乎完美的伎倆感到毛骨悚然。

“不知沈小姐找我有何事?”

絲毫不知沈沅芷陷入了往昔的回憶,明安十三見她久久不說話便主動開口同這人問了一句。

于是對面的人一個激靈終于回過神來。

看著明安十三那張令自己深惡痛絕的臉冷笑一聲,沈沅芷說道:“公主殿下真是好本事,搖身一變竟就騙了我們整個赤夏國這么多年,既然公主有這樣大的本事,那不如你猜猜,本小姐來找你到底做什么?”

沈沅芷皮笑肉不笑,她對現在的明安十三來說絕對算不上友善。

迎著對方陰狠的目光,明安十三心想著,這要是她沒有受傷,要對付一個沈沅芷還不是易如反掌,只是如今虎落平陽,她怕是在劫難逃了。

被赤夏珄關著的時候明安十三本想著死了一了百了,那時她以為沈九重的愛女沈沅芷是必死無疑的,如此讓沈九重白發人送黑發人也算是她報了仇,然而沈沅芷現在卻好端端地站在她面前,于是她又不想死了,既然對方還活著,她便不能就這么放過他們!

不過就算她想要繼續復仇的決心頗大,可現實卻是殘酷的,如今她淪為砧板上的魚肉,瞧著沈沅芷的樣子她能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都還是個問題。

夜,月明星稀,寒涼如水。

明安十三被蒙住眼睛綁住手腳關在馬車里,她不知道沈沅芷要將她帶到哪里去,只曉得依著車馬行走的時間計算,這會兒他們該是在赤夏城的郊外。

“來人!把香料熏上。”

“是!”

沈沅芷的聲音傳入明安十三的耳朵里,緊接著她便感覺有人掀開了馬車的簾子,一股極怪異的香氣竄入她的鼻息間。

“你們要做什么?”

不由自主地空咽了一口唾沫,強烈的糟糕預感籠罩著明安十三,片刻后,她耳朵里忽而響起一陣沙沙的聲音,像蠶食桑葉,又像是蛇吐著信子,陰冷的風從窗外灌進來,那片沙沙聲愈發地響動著,鼓點一般密集的聲音刺撓著她的心,像近在咫尺又像遠在天邊,聽了幾乎叫人發狂。

盡管還并未有什么東西觸碰到自己的身子,可明安十三已經連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沈!沅!芷!”

蜷縮在馬車的角落里,她幾乎是咬著牙叫出來這人的名字,她早曉得此女心狠手辣絲毫不輸她,卻未曾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落在這人手上。

“啊!”

倏地,她一聲撕心裂肺的痛喊響徹夜空,連綁著她手腳的繩子都被她崩開了,剎那間,層層冷汗潮水般涌上她整個身體。

有東西咬開了她的手腕,順著經脈爬了進去。

先是冰冰涼涼的觸感,緊接著是火一般的撕咬。

盡管被蒙著眼睛,可她還是猜出來了那是什么。

早些年間她曾隨著道觀的老師父游歷四海時見過那東西。

是冰蛇蠶蠱!

一種只生長在南疆的蠱蟲,因為頭似蛇,身似蠶而得名蛇蠶蠱,而蛇蠶蠱王因為頭上多了一點銀色似冰雪的毒針又名冰蛇蠶蠱,它不僅是蛇蠶蠱里的王,更是所有蠱蟲的蠱王。

冰蛇蠶蠱一旦進入到人的身體里將會在三個月內緩慢地蠶食人的五臟六腑,讓人受盡折磨,最后變成干枯的冰人而死,且中毒之人死后須得用龍血樹火化,否則必定會給所在之地帶來瘟疫。

據明安十三所知,這種蠱毒世上并無可解之法。

強忍著鉆心的疼,她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

呵,真不愧是沈九重的女兒!

“嘖嘖嘖,瞧瞧你這模樣,原來你也是會疼的啊?”

許是冰蛇蠶蠱帶來的痛楚讓她精力渙散了不少,她居然連沈沅芷什么時候進來的都不知道,直到這人出聲她才發現。

猜你喜歡

  1. 玄幻愛情
  2. 古代短篇
  3. 玄幻仙俠小說
  4. 修煉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 200

全面开动游戏网站